20我们是自愿的 第(1/2)分页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余乔嘉安往嘴里填了个栗子,低头在牛皮纸袋子里选了颗最大最好的,又敲敲车窗。

“不会你废他妈什么话?”秦云逸白了他一眼,发动了车子。

秦云逸皱眉,有点难以启齿,“我、我是说……说宋感。”

秦云逸略显震惊,“你他妈的会读心术吗?”

秦云逸呆呆的应了声:“哦……”

下一秒又神经质的喊:“宋感才不是流氓,我们是自愿的!”

秦云逸猛地踩了刹车,顾尉幸好系了安全带才没飞出去。

顾尉脸一黑。

余乔嘉安一脸茫然的拿着栗子看看四周哪有臭流氓。

顾尉甩了甩头发,“花花世界迷人眼,没有实力你别赛脸。”

他抬眼看见了余乔嘉安,见王八安笑的跟个村口二傻子一样赶紧伸手遮住了脸,他可不想让人听见这么恶心的称呼。

宋感亲他的时候自己好端端掉个什么眼泪啊,到头来还让宋感替他擦眼泪。

余乔嘉安:“给朋友送个栗子有什么不对吗?”

“一见钟情……你信吗?”

秦云逸没头没脑的问了顾尉一句。

顾尉脸更黑了,不一会儿又成了红,盯着余乔嘉安和他的栗子半天,憋出来一句:“死流氓!”

顾尉:“……啥?”

顾尉:“你要不会吃饭我能帮你吃,你这不会谈恋爱我怎么帮?咱俩一起长大十几年你是看过我谈恋爱还是怎么着?那这样吧,我先替你跟宋感谈两天把把关,你看着点。”

秦云逸自然是不

顾尉听见这一嗓子差点没跌坐在马路中间。

话毕,车窗摇了上去。

-

他剥了个完完整整的金黄栗子往空中一抛,准确无误的落到了嘴里,咽了之后又剥了个光溜溜的在手里揉了两下,抬眼看见顾尉,眼睛亮了亮,使劲招手:“小尉尉!”

余乔嘉安浑然不觉,把栗子递给顾尉,“小尉尉,尝尝,刚出炉的,热乎又香,剥了皮光溜溜的,口感特棒。”

马凡笑说:“哦,合着你屁颠屁颠跑过去就为了给人送一颗栗子?”

秦云逸越想越丢人。

他就是和顾尉有过不少交道,把人当朋友处,刚才也看见顾尉了就分享下他最爱的栗子,有啥不对了被人骂臭流氓?

马凡:“你像流氓的话我们是什么?炸学校的不法分子?”

顾尉清了清嗓子,怕他发疯又突然加速,攥紧了安全带离秦云逸远了点,尬笑道:“信,林子大了什么鸟没有啊……”

秦云逸没理会,把车停在了路边。

余乔嘉安把篮球服换成了校服,白衬衫穿在身上合身又不紧绷,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型男,校服外套系在脖子上,学院风范十足。

“我没谈过恋爱,”秦云逸红着耳根攥着方向盘,“快教我点东西。”

坐稳了,顾尉戏精附体颤颤巍巍的抓住秦云逸胳膊,说:“要是想弄死我,不用这么大费周折……”

余乔嘉安很委屈,“那顾尉干嘛骂我?也不要我的栗子。”

顾尉啧了一声,说:“不过我说真的,宋感这人不知根不知底,长得确实我没话说,但他真是挺奇怪的,挺茶的,你这么单纯别被人骗啊。”

秦云逸在公交车站送完了宋感魂不守舍的回来,机械一般的钻进了驾驶位,一直摸着自己的嘴唇出神,顾尉摇他的胳膊,“秦云逸快跑!有流氓!”

最后被秦云逸瞪的发慌,头一低,“好吧我不会。”

-

秦云逸看见了窗外的余乔嘉安,感觉空气都沉默了,顿时无地自容,低头,发火,启动。

车窗一摇下来,一股子栗子的蜜甜浓香就扑鼻而来。

顾尉当然懂他是什么意思,“知道,你是不是想说,你对宋感一见钟情,宋感对你一见倾心,你俩两情相悦进展飞速,一A一O约定终生了?”

谁知道余乔嘉安这搞田径的玩意下一秒就出现在他车窗边上,傻乎乎的笑着,敲了敲车窗。

顾尉不耐烦,按下半个车窗问:“干嘛?搞推销?”

顾尉没开窗户,朝他做了个嘴型:“哥屋恩——滚。”

余乔嘉安出校门后在对面街上的小摊买了二斤栗子,跟着他的体育生同学一起坐在路沿上剥着吃,说说笑笑的很热闹。

顾尉快步走到离余乔嘉安十米远的车位,用秦云逸给的钥匙开了锁,钻进了副驾驶。

他说的有多一本正经,秦云逸就有多想抽他。

余乔嘉安还是茫然,眼看着车子跑远了,百思不得其解的回过去问他的好朋友马凡:“小凡凡,我长得很像流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