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庇护

    一个月后。

    江陵以北,璞州城的江畔。沙鸥展翅低飞,掠过芦苇丛,落在汀上。

    这里是璞州最大的码头,每日都有无数的渔舟和商船进进出出。岸上肩摩毂击,挤满了货商行子。脚夫赤着精壮的上半身,扛着货物,穿行在密集的人群中。

    这天傍晚,一艘大船缓缓泊入港口。一行身着浅蓝家袍的修士下了船。

    岸边浅水的石阶上,放了两三只木盆。几个年轻的姑娘正在洗衣服,一边伸长脖子,张望那边的盛况,一边唠闲嗑。

    “最近怎么那么多修士来我们璞州啊?”

    “你不知道吗,甄家的家主马上要给长孙办百日宴了。”

    “听说,百日宴之后,他们还要连续举办半个月的清谈会,邀请了好多有头有脸的世家和宗派过来参加呢。”

    这时,她们当中的一个小麦肤色的圆脸小姑娘,似乎瞄到了什么,兴奋地压低了嗓音,挤眉弄眼道:“哎,你们看那里,那里!”

    大家好奇地顺着她示意的方向看了过去。

    夕阳烧天,江风猎猎,最后从船上下来的,是一个身穿同色家纹袍、负着一把银剑的少年。旖旎的霞光透落云层,映得他毓秀的面容如浸过雪的白玉。

    几个姑娘一呆,纷纷闹起了大红脸。这三天,她们见到的修士加起来已经比前十几年看到的都多了。不过,这般出挑的却不多,一只手都数得过来。想盯着他瞧,又不敢太明目张胆。

    直到对方与同行修士一起登上马车,消失在了人海里,她们才发出了一阵有些意犹未尽的喟叹声,嘻嘻哈哈地打闹了起来。

    .

    璞州是一个很繁华的地方,软红十丈,楼阁巍峨。马车从码头驶离,碾过青石板大街,一路行进,半个时辰后,终于抵达了地方。

    “二公子,我们到了。”

    江折容撩起竹帘,利落地下了马车,看见了一座青瓦白墙的高宅深院。

    他的家族,是镇守于江陵的修仙世家。此趟前来,是应邀出席璞州的仙门甄氏的百日宴,以及之后的清谈会。

    甄家在璞州势力很大,坐拥诸多的商铺、宅子。作为东道主,他们为每一个家族的贵客都妥善地安排了住处。江家的暂住地就是这座府邸,明明距离热闹的市井地带不远,环境却颇为风雅清静,不受喧嚣所扰。

    在江家,江折容乃家主的亲子之一,地位自然不同于普通的外姓门生。他的卧房,位于环境最好的南厢,门外修筑了水榭长廊,还有一方花团锦簇的小花园。房间内部布置得很雅致,剑架、书柜、桌子等物,一应俱全。八仙木盒里放了璞州本地的有名的零嘴。榻上锦衾,也提前熏过香。

    暮色已了,云霞尽散,房间里暗了下来。江折容点了烛灯,简单洗漱了一下,洗去了一身风尘,换了一件素色衣裳。

    酉时中,下仆端来了精致的晚膳,芙蓉虾球、酒酿鸭、桂花藕等佳肴琳琅满目,还放了一盅汤。江折容暂时没有胃口,就随意搁到了一旁,看见书柜上放了一些书和画卷,随手抽出一本,翻了几页,发现这都是一些记载偏门妖物的志异图谱,艳色美人,狰狞白骨,不断交替。

    突然,江折容微微一怔,皆因他无意翻到的这一页,画了一个少女。底下文字残缺,不知是什么妖物,画师为其勾出了一双妖媚上挑的眼。

    和一个月前,那只咬了他一口的小妖怪,双眼的弧度有那么一点类似。

    一般而言,记忆都会随着时间流逝而淡化,尤其是对只有一面之缘的人和物。

    但有些事太特别,想忘记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江折容出神了须臾,就合上了书,没什么表情地塞回了原位。

    就在此时,窗外传来了一声很轻的“咔哒”声。

    声虽微弱,几不可闻,落在寂静的夜里,却如银壶乍裂。江折容迅捷无比地抬起了眼。

    他的右边,是有一扇半阖的木窗。窗外是一条幽静的花草小径,再过去数步,就是这座宅邸的外墙了。刚才的响声,就是从围墙上面的瓦片那儿发出的。

    什么东西?

    江折容一凛,循声而出,走到围墙的下方,甫一站定,上方又一次传来了瓦片颤动声,蓦地,出现了一只抓住瓦脊的手。

    江折容一愕。下一瞬,这个试图爬墙进来的人,就这样冒出了头。

    对方大概也没想到,墙后居然不声不响地站了一个人,还把她抓了个正着,傻眼了:“小、小道长?!”

    江折容眸光定住,亦是有些难以置信:“……是你?”

    墙上的少女穿着一袭轻软的浅粉夏裳,乌溜溜的长发绾成了垂挂髻,缀在耳后,脸泛薄红,喘息咻咻,似乎累得不轻。但那张脸,江折容却怎么也不可能忘记——正是魅妖巢穴里的那只使诈的小妖怪。

    桑桑卡在半空,和江折容大眼瞪小眼了片刻。不知是不是身后有什么东西在追她,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