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锦旗 第(1/2)分页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邱扬宇瞟了陈严疏的下身一眼,耸耸肩道:“随便你。”

黄斐对那位爱卖弄的呼吸科大夫印象十分深刻,可是他来找自己做什么?黄斐有点纳闷,总不会是来报复自己吧?

黄斐做完手术走到医院大厅,可是明白了徐嘉那句“再晚点儿,医院所有的猫狗都要怀孕了”的话的意思,只见陈严疏和一个五官极为粗犷的人大喇喇坐在候诊椅上。陈严疏看起来倒是挺正常,可身边那人东张西望活像只即将发情的长毛大猩猩。

黄斐接过锦旗,打开一看,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一尺宽的锦旗上竟然密布了200多个烫金小字,详细地描述了看病的起因经过结果。

听了邱扬宇的话,陈严疏信心满满,毕竟黄斐对他也有意思,而且“邱扬宇”这三个字倒过来写难度可不小。

“什么?”黄斐没理解徐嘉绕口令般的阐述。

“我说老陈,你要不要找个地方冷静一下?就黄斐这种娇俏款小零,你还不是手到擒来?”

见黄斐这么说,邱扬宇得意地冲陈严疏眨眨眼,黄斐这种小零果然呆呆傻傻的好上钩。

“上次谢谢你救了我的猫咪。”

“十分钟吧,怎么了?”

“找我有事?”

和邱扬宇轻松的状态不同,一路上,陈严疏不停地在副驾驶照镜子,他一会儿嫌自己脸太红了,一会儿又嫌自己脸太白了,磨磨唧唧地让邱扬宇直翻白眼。

“上次复安医院的那个半吊子大夫带了个看起来比他还半吊子的人来找你。”

陈严疏虽然对黄斐一见钟情,可他想了两个星期也没想到该如何和黄斐搭上腔,真行动起来,陈严疏其实挺怂的。

根据陈严疏的描述,俩人是郎情郎意,一见钟情,只差一根捅破窗户纸的牙签,今儿邱扬宇决定发光发热,当这根儿小牙签。

黄斐下午正专心致志给一只猫咪做绝育,徐嘉鬼鬼祟祟跑了过来,低声问道:“黄哥,你这手术还需要多长时间?”

“锦旗?”黄斐收到的锦旗不少,可他还是第一次见送锦旗送出这架势的。

黄斐看着陈严疏,这人虽然呆头呆脑的,可看起来还算真诚,而且人家还是来给自己送锦旗的。黄斐犹豫了一会儿,冲陈严疏露出一个客套的微笑:“谢谢你。”

“咋?要不是黄大夫,你就要给你猫注射糖皮质激素了吗?”一旁的徐嘉冲陈严疏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黄斐看着二人,觉得都不是什么好人,所以他并未伸出手,只冷冷问了一句:“哦,找我有事吗?”

陈严疏对于特意找人定做的锦旗颇为自豪,锦旗不就得突出事件经过吗?这200多个字还是他费

在听了陈严疏第100遍叨叨黄斐之后,邱扬宇下了班直接开车带陈严疏去好佳佳找黄斐。他非要看看这位黄大夫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能让陈严疏一见钟情!

黄斐:······

“那个,”陈严疏结结巴巴拿起自己的礼物,“我是来给你送礼······锦旗的。”

徐嘉边说边比划:“反正你快出来吧,再晚点儿,医院所有的猫狗都要怀孕了。”

陈严疏不好意思地摸摸后脑勺:“所以啊,多亏了黄斐大夫啊!不然这不就被误诊了嘛。”

陈严疏正等得百无聊赖,他一抬头,正好对上黄斐那双眼波流转的大眼睛,这可是他朝思暮想的最后一根稻草啊,陈严疏紧张地站起来,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邱扬宇彻底被陈严疏整无语了,没好气地说道:“你放心吧,这礼物黄斐肯定喜欢,今儿他要不亲你一口,我这名字倒过来写。”

邱扬宇翻了个白眼:“你一会儿看我眼色行事,咱们以要电话号码为小目标,吃饭看电影为中目标,喝酒开房为大目标。我今儿保证你稳中争大!”

“我是想认真和他交往的。”陈严疏不安地看了车后座一眼,“你说,黄斐会喜欢我送的礼物吗?”

陈严疏打定主意要好好发展,连连摆手道:“大目标就算了吧,我今天没准备好。”

幸好陈严疏还有位王牌军师---复安医院内分泌科的邱扬宇。邱扬宇作为陈严疏的同事兼死党,日常特别关心陈严疏的感情生活,他虽然是个直男,讲起感情来理论却是一套一套的,在一群常年单身的男大夫中很有威望。

手到擒来的那是艳遇,而陈严疏想要的是爱情啊!他认真向邱扬宇解释道:“我感觉黄斐就是我的命中最后一根稻草了。”

幸好他旁边还有位军师--邱扬宇,他豪爽地冲黄斐伸出手:“你是黄斐大夫吧?你好,你好,我叫邱扬宇。”别说这黄斐还真是陈严疏描述的那样好看,只是他身高1米8,目光沉静,实在和“娇俏”这两个字没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