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生误会 第(1/2)分页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陈严疏说出了一个加拿大品牌的猫粮。

陈严疏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立马低下头,他怎么现在嘴上也没个把门的?黄斐会不会觉得自己是在讽刺他?

为了缓和气氛,陈严疏看着锦旗墙,转移话题道:“黄大夫,我怎么没看见我送的锦旗啊?”他早注意到墙上没有那面自己特意定制的锦旗,毕竟那面锦旗金光闪闪,与众不同。

“我对不起......它,我怎么

然而不解风情的黄大夫依旧是指指前台的二维码,开口道:“你扫一下吧。”

黄斐:······

陈严疏正觉得窘迫忽然瞥见货架,急忙说道:“我想给蛋蛋买猫粮。”

陈严疏也跟着黄斐附和道:“就是啊,你先别哭,这有什么好哭的?”他这副架势,完全把自己当成了黄斐的家里人!

陈严疏凑过来,看着猫咪很惊讶地问:“这么严重!这是怎么断的?”

黄斐不知道这人加了微信为什么还呆若木鸡地站在这里,他只能随口说道:“那款猫粮挺贵的,你对你家猫挺好的。”

黄斐忍了忍,没忍住情绪,直接开口道:“陈大夫,你这么做有意思吗?术业有专攻,你不懂动物医学很正常,我上次说话也并没有讽刺你的意思。你至于三番五次跑到来戏弄我吗?”

“嗯?”黄斐警觉地看着陈严疏,生怕这人又掏出什么惊世骇俗的锦旗。

“嘿嘿,蛋蛋是我儿子。再说了,我听过一句话,你在猫粮上省得钱最后都得花在宠物医院上。”

有了上次邱扬宇的助力,陈严疏趁着今天休息信心满满去好佳佳去找黄斐。他不仅抹了发蜡,还喷了斩男香香水。在喜欢的人面前,陈大夫就是只花孔雀,恨不得把浑身的羽毛都顶在脑袋上来吸引黄斐的注意。

陈严疏看着黄斐觉得浑身的血液齐齐涌上了脑门,没出息地咽了口口水,把自己一路上想的开场白全忘了。

陈严疏大失所望,只能忿忿地扫了二维码。加上了店里的微信,他又不知道该和黄斐说什么了。

黄斐急忙低头查看笼子里的黑白色猫咪,只见它左前脚上有处伤口,血迹顺着笼子缝滴在白色的地板上,看起来十分严重。不过这猫表现的可比它主人淡定多了,它只是老老实实地蜷在笼子一角,用圆溜溜的古铜色大眼睛好奇地打量着周围的人。

黄斐不知道陈严疏来凑什么热闹,而且越帮越忙!他从女孩手中接过笼子,轻声宽慰道:“你别哭,我先看一下。”

“我给它洗了澡,想把它关在笼子里吹干,谁知道它的指甲卡在笼子缝隙里了......”

面对陈严疏的彩虹屁,黄斐没什么感觉,倒是他的最后一句话说进了自己的心坎里,黄斐每天面对各种猫咪,最看不得的就是猫咪受罪。难道自己真得误会了他?黄斐犹豫着不知道该说什么,要向他道歉吗?

黄斐扭过头注意到了表情呆滞的陈严疏,不明白这人为什么又来了?上次用锦旗戏弄自己还不够吗?

就在这时,一个胖乎乎的女孩提着只笼子急冲冲跑进了大厅,她边哭边对黄斐说道:“大夫,我......家猫脚趾头断了。”

他难以置信地看着陈严疏,话是不假,可是当面说出来黄斐觉得有点伤人,好像他们都是唯利是图,没有操守的奸商一样!黄斐脾气再好,这会儿也黑了脸,他强忍住要和陈严疏争辩的心。

“哎呀,你看它流了好多血啊!”陈严疏指着地板对黄斐说道。他这么一说,女孩才注意到地板上的血迹,本来要止住的眼泪又流了出来,她越哭声音越大,连提笼子的手都是颤抖的。

陈严疏被黄斐的话吓了一跳,他只不过是想表个白,撩个情,黄斐竟然误解了自己!

“好啊,好啊!”陈严疏掏出手机,没想到还有意外收获,原来这么容易就能搞到黄斐的微信号,他也不比邱扬宇差多少嘛。

“我不懂。”陈严疏窃喜自己在搭腔上可真是个天才,现在黄斐起码得和自己说上好几句话呢。

“这款刚好断货了,你加下微信,等到货了通知你,估计下周就能到。”

“那蛋蛋现在吃什么猫粮?”

他兴冲冲赶到医院,正巧遇见了在大厅整理货架的黄斐。黄斐依旧是一身干净的工作装,清爽的刘海趴在额头上,他不时踮起脚尖,露出的脚腕又细又白,像节软糯的年糕。

黄斐想了想,伸手指着货架介绍道:“我们这里有几款又猫粮都挺不错的,你看看要买哪个?”

“黄大夫,你误会我了!”陈严疏急得满头大汗,“我是真觉得你挺厉害的,专业、认真。上次我要是碰上个没职业操守的大夫,肯定会顺着我的思路说蛋蛋病了。被骗钱是小事,关键是蛋蛋受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