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内科医生 第(1/2)分页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黄斐心里暗暗松了口气。他若无其事地说道:“我和你朋友都不熟,不然我也别打了。”其实黄斐心里也发怵,他从小到大都是四肢不协调的代表。今天这一身儿行头还是他上午在美休商场买的,就为了在陈严疏面前输人不输阵。结果陈严疏不打球,他正好顺坡下驴,逃过一劫。

“你们不都是大夫?”黄斐没理解陈严疏的脑回路,他伸手指着球场上奔跑的球员,“他们不是比我更专业吗?我可是兽医啊。”黄斐觉得有必要像陈严疏科普一下两脚兽和四脚兽的区别。

陈严疏摸摸自己的后脑勺,不好意思地说:“我看你给那只猫咪包后脚挺熟练,稳准狠一气呵成。我们吧,都是内科的医生,不擅长包扎。”

“我们科室印的,”陈严疏指着册子认真说道,“气胸的好发人群主要就是年轻人,特别是你这样的体型。”

“可简单了,”陈严疏故意卖了个关子,“是你的特长。”

黄斐:······

别看陈严疏身高185,浑身的肌肉线条结实流畅,每年夏天还要游泳横跨嘉阳江,可他却是个地地道道的篮球白痴。他叫黄斐来看球,本意是想在黄斐面前展示自己健硕的身材,然而刻苦训练了两天,依旧投不进三分球。最后他打算走知心哥哥路线,和黄斐坐在观众席聊聊天,喝喝饮料。

黄斐好奇陈严疏还会送出什么奇葩礼物,一直到陈严疏把小册子递到他手里,“《气胸的自我防治》?”

“嗯?”黄斐指指自己,“要给我吗?”

“哦,谢谢你。”黄斐尴尬地收下小册

陈严疏从座位下拿出个小塑料箱子郑重交给黄斐:“这就是任务。”

黄斐不知道陈严疏是不是讽刺自己,脱口而出:“你们不能找外科医生来帮忙吗?”

穿了篮球服、篮球鞋的是黄斐,而没有穿的则是陈严疏。

黄斐狐疑地打开箱子,只见里面装满了纱布、胶带和云南白药。

周日下午三点,黄斐背着双肩包打车来到了复安医院职工活动中心,起初他是没打算来的,可是陈严疏执着得很,每天发微信提醒他别忘了周日的活动。黄斐想,陈严疏既热心又爽朗,也许可以交个朋友。

“你怎么穿了篮球服?”

两个人来到篮球馆,几个人正打得火热,简单打过招呼以后,黄斐和陈严疏坐在了观众席上。

黄斐脱下衣服装进背包里才发现身旁的人举着瓶矿泉水,面容呆滞地看着自己。

“我还有礼物送给你呢。”陈严疏尴尬地低下头在背包里翻找。

陈严疏面红耳赤地侧过脸,把矿泉水递给黄斐,也许黄斐就是他那根丢失的肋骨,现在要迫不及待回到曾经的胸腔呢?

想到自己今天也不打篮球了,黄斐便抬起胳膊想把套在T恤外的篮球服脱掉。穿着这么套篮球服其实挺傻的,黄斐可是在商场逛了两圈才买了这套最趁肤色的球服,又下了很大的决心闭着眼睛才穿上的。

“又高又瘦,这样的气胸病人我一周能治好几个。”

“你怎么没穿篮球服?”

“我这样的体型?”

陈严疏男友力爆棚似地拧开一瓶矿泉水准备递给黄斐,谁知道他一扭头就看见黄斐在脱球衣,他T恤的下摆被不经意地撩起,露出若隐若现的白净侧腰。黄斐本就十分纤细,腰上更是没有一丝赘肉。陈严疏偷偷深呼吸了一下,如果现在他面前有上帝,他肯定要忏悔一下。

“万一我们队员受伤了,还得麻烦黄大夫帮我们包扎一下啦。”陈严疏笑眯眯地解释道。

“嗯?”黄斐下意识看了眼自己的衣着,他不明白陈严疏为什么直愣愣地看着自己。

听了黄斐的话,陈严疏痛心疾首道:“我们医院的篮球赛是内外科比赛,你觉得会有外科的大夫来帮忙吗?本来我们医院内外科就互相看不上眼,现在搞个对立篮球赛,简直是扩大阶级矛盾啊。不管怎么说,幸好有你。”

黄斐一脸怀疑地看着陈严疏:“什么任务?”

“你不是让我来打球吗?”黄斐看着陈严疏有些不确定,“你说的篮球是我理解的那种篮球吗?”

“那行啊,正好还有个任务给你呢。”

“我昨天上夜班太累了,不想打球了,你要打吗?”陈严疏边说边伸了个懒腰,摆出一副社畜的标准模样。

然而两人一见面,一对眼,都吃了一惊。

他料定看上去既纤细又温柔的黄斐肯定不会打篮球,然而黄斐这一身装备明显十分专业。

黄斐看着赛场上辛苦奔跑抢球的内科医生,没想到复安医院还有这么个传统。本以为是人医与兽医不两立,没想到还有个内外不两立,黄斐点点头,接受了陈严疏交来的光荣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