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天值一个夜班 第(1/2)分页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没有啊。”

“我家在嘉莉园,咱们不顺路吧。”黄斐说完,就看见陈严疏的脸色有些诡异,“嗯,怎么了?”

听了黄斐的话,陈严疏的脸不自觉**了一下。

这时,一直不太爱开口的马志勇问道:“黄大夫,你一个月能拿多少钱啊?”

“老邱,你也少喝点吧。”陈严疏瞪了邱扬宇一眼,而邱扬宇同样瞪了陈严疏一眼。他算是发现了,陈严疏根本就没看见他的付出。

邱扬宇抓住这一点,急忙说道:“陈严疏也挺宅的,你们可以交流交流宅的经验。比如哪家外卖好吃,哪个跑腿公司跑得快之类的。”

“刚才忘了问你吃不吃辣了。”

陈严疏凑到黄斐耳边,小声说:“一会儿喝不下去别勉强,他们喝酒跟喝水似的。”这要是第一次就把约会对象给灌醉了,那可就显得他居心叵测了。要知道他连多看黄斐一眼都会觉得是犯罪。

邱扬宇拿啤酒瓶的手稍微抖了抖,他本意是让陈严疏英雄救美,没想到黄斐不需要他救,也不需要自救,人家根本连用救都不用救。

陈严疏急忙宽慰众人道:“咱们有成就啊!你们收到锦旗的时候多开心!”他没好意思告诉大家黄斐收到的锦旗和表扬信比他们多多了。特别是黄斐还有个那种200多个烫金小字的特制锦旗。

吃过饭,陈严疏鼓起勇气问道:“黄斐,我送你回家吧?”

“你不是也没开车吗?”

于珹严肃反驳道:“这是我的补肾套餐,你们不知道值夜班有多毁肾。”

“我们看业绩,我一个月大概就一万多吧。”

黄斐半天才反应过来邱扬宇说的是自己,这皇妃的外号真是要永远伴随自己。

陈严疏拿起一根羊肉串,用纸巾把钎子头仔细擦干净然后递给黄斐,然而黄斐正拿着一串油汪汪的烤腰子吃得正香。他发现陈严疏正盯着自己,便扭过头:“嗯?”

打完球,有几个大夫还要值夜班,最后只凑齐了5个人一起吃饭。

“这不是还有皇妃吗?怎么也得来三打?”邱扬宇伸手摸摸下巴,一脸坏笑。

听了邱扬宇的话,陈严疏尴尬地直搓手。幸好他们点的烤串很快上来了。陈严疏指着烤串嘟囔道:“烤腰子、烤生蚝、烤韭菜,这谁点得痛风三件套?”

黄斐看着表情痛苦的众人,不知道该安慰些什么。他还能打击到人医?黄斐尴尬地看向陈严疏。

黄斐举起啤酒杯任邱扬宇倒满,他扬起头,还没等陈严疏反应过来就一饮而尽了。

听陈严疏这么一说,众人才稍稍缓和了心情,毕竟入职前可都是背过希波克拉底宣言的人。

黄斐看着众人齐齐看向自己,觉得有必要改变一下大家对兽医的观念。他不紧不慢地说道:“那你们看病,总不会突然被患者咬一口吧?”兽医这一行业其实风险挺大的,患者不会讲话,急了又咬又抓,并没有看上去的轻松。

“哦,那你家住那里?咱们顺路吗?”

陈严疏现在可算发现了,黄斐比他能喝酒,比他能吃肉。想到这里,陈严疏有点焦虑会不会和黄斐撞号了,毕竟现在有种小奶攻挺流行的。可现在两个人连关系都没确定,陈严疏也不知道该怎么问他。

于珹伸手指了一圈儿,问大家:“啤酒按老规矩先来两打怎么样?”

“没事。”黄斐人虽然长得比较瘦弱,可酒量是遗传他老爸的。他们爷俩在家高兴了,分一瓶白酒是常有的事儿。

“那你的患者总不会拿刀砍你吧,你们总不要求病历归档日期,总不考虑床位周转率吧?”邱扬宇越说越痛苦,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半边脸。

“我吃啊。”

“黄大夫,咱们这也算是人医与兽医一家亲,来来来,喝一杯!”

还没等黄斐反应过来,刚才还嘻嘻哈哈的邱扬宇脸色一变,惊呼道:“这么多?”

“本地人,我平时挺宅的。”

邱扬宇得意地瞪了陈严疏一眼:“巧了不是,咱俩一个小区!”刚

陈严疏拿过啤酒瓶给大家分啤酒,他不停向邱扬宇使眼色,希望他别乱说话。

“嘉阳本地人吗?平时喜欢做什么呀?”

然而邱扬宇不以为然,他一心一意要帮陈严疏推进关系,直接开口问黄斐道:“黄大夫,你有对象吗?”

他们来到医院附近的一家烧烤店,炎热的夏夜,烧烤店里人山人海。陈严疏特意挨着黄斐坐下,邱扬宇贱兮兮地咂咂嘴挨着肿瘤科的于珹坐下,而神经内科的马志勇则负责点菜。

“哦,好吧。”黄斐点点头,没想到自己竟然还被人关心了。

其实在座的每个人都想惊呼,只是邱扬宇的反映太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