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大夫舍命做饭 第(1/2)分页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你请人来家里吃饭啊?”陈结香直截了当问道。

黄斐和蛋蛋玩了一会儿就起身麻利地撸起袖子走到厨房:“需要我做什么吗?”

“不用,不用,我都计划好了。”

红烧排骨出师不利,剩余三个菜倒是挺顺利。到了十二点,陈严疏终于顺利开饭了。

陈严疏挂了电话,又费了好大的劲儿才终于切完了鸡丁。

“嗯。”黄斐知道第一次不能空手来别人家,可是他又不知道送什么。不过看陈严疏喜欢送花,那想必他也喜欢收到鲜花。而且粉红色,是陈严疏喜欢的颜色。

蔬菜还好办,一律按切段处理,陈严疏切鸡丁犯了难。如何把一片鸡胸切成丁?陈严疏实在想不懂。

黄斐走后,陈严疏真想抽自己两巴掌,清炖排骨不香吗?为啥要选个高难度的红烧?他想在黄斐面前露个脸,现在竟然让黄斐英雄救美了一把。

陈严疏讪讪道:“红烧排骨,我刚把排骨放进去锅就着了。吓死我了!”

他提起电饭煲想往旁边挪一下:“你这里面蒸了多少饭?”黄斐没想到一个电饭煲居然这么重。

陈严疏假装毫不在意地说:“我平时工作忙,喜欢多蒸一点,晚上回家热一下就能吃。”

黄斐本来想在小区里晃悠会儿,可是他今天有点招眼,确切说是他怀里的花束太招眼了。小区好几个热情的老太太有意无意和他搭了好几句话。

黄斐看着手忙脚乱的陈严疏,又确认了一遍:“你真不用我帮忙?”

第二天早上,陈严疏遇到了点麻烦,他虽然把每道菜的步骤都记熟了,可是他不会切菜!北方的菜市场自然是不会提供买洗切一条龙服务的,他只能提着一大包菜回家。

陈严疏给黄斐打开门,看见粉色的芍药花束,陈严疏尴尬地指指自己:“给我的?”

鉴于第一次约会是黄斐请吃饭,陈严疏决定礼尚往来,也请黄斐吃顿饭。为了表达心意,他决定请黄斐来家里吃饭。

蛋蛋可听不懂陈严疏的抱怨,它蹲在猫爬架上认真监督着陈严疏的打扫工作。

黄斐来的时间比约定的11点早了半个多小时,其实他也不想来这么早,整得跟突击检查似的。可是今天在路上他没遇见堵车,甚至连个红灯都没碰见,顺利的超乎想象。

“你这是做的什么?”黄斐见火灭了才掀起锅盖,“火焰排骨?”

“你一会儿记得拿毛巾把灶台再擦一下。”

“你排骨没沥净水吧,没事。要不要让我来做排骨!”黄斐拿起锅铲,觉得还是自己做饭比较安全一点。

黄斐摸着蛋蛋的胖脑袋,忽然听见陈严疏“啊”地叫了一声。他急忙跑进厨房,电光火石之间,火焰已经窜上了燃气灶。陈严疏拿着湿毛巾愣在旁边,满脸地惊恐。

黄斐打开电饭煲盖,不禁倒吸一口冷

“那我盛饭吧。”黄斐也不知道陈严疏约会的套路是什么,他只知道他在陈严疏家的客厅坐了一上午。

周六晚上,陈严疏就开始收拾屋子,蛋蛋是长毛猫,掉毛是家常便饭。陈严疏边清理吸尘器边朝蛋蛋抱怨:“你天天掉这么多毛都没秃,研究脱发的专家就该研究研究你的毛囊构造才对。”

黄斐走过来要帮忙端菜,陈严疏急忙说道:“你是客人呢!”

黄斐推开陈严疏,快速关了燃气阀门,又把锅盖罩在油锅上。他做这一切熟练得陈严疏根本没反应过来。

陈严疏接过鲜花,请黄斐坐在沙发上和蛋蛋玩,他也顾不上和黄斐多说话,案板上还有一斤排骨等着他红烧呢。

陈严疏急忙摇头:“马上就好,你出去吧。”

“你看会儿电视,玩会儿手机。你在我旁边我就紧张,会影响我发挥我的实力。”

陈结香可是太了解她儿子,她看破不说破,在电话里认真指导了陈严疏一番。

“准备上手术,你有什么事?”陈结香一听儿子着语气就知道是有事求她。

“我就不能自己想吃个青椒炒鸡丁吗?”

“我买了块鸡胸,该怎么才能切成丁呢?”

这几天,陈严疏没事就从网上找菜谱,他虽然不太会做饭,可是也把自己养活了这么大,他有信心能做个四菜一汤。当然,让黄斐来家里还有他自己的小心思,那就是他和黄斐虽然确定关系才一周不到,可是俩人除了在一起吃了顿饭,日常就是发发微信,陈严疏还想把关系更进一步呢。

他实在没办法,最后打电话给他妈:“陈主任,忙不忙?”

“好吧。”黄斐点点头,继续坐在沙发上和蛋蛋玩儿。陈严疏的房子大概有一百三十多平方,装修是简洁的现代风格。客厅明显是被主人精心打扫过的,物品摆放十分整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