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喜欢呼吸科吗? 第(1/2)分页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行啊,欢迎参观学习交流。”

“这是什么?”陈严疏抽出一张碟片,“《阁楼之花》?”封面看上去是一间楼阁,四个小孩子并排坐着,画面有种独特的诡异感。

陈严疏忍俊不禁,点点头:“黄大夫永远是年轻人!”

黄斐家的客厅十分讲究,深棕色的美式皮质沙发后面有一排展示架,上面摆满了各种蓝光碟片。

黄斐把大米稀饭放在陈严疏面前,有点歉意地说:“差点儿煮成一锅米饭,我又加了点水,你喜欢喝稠饭吧?”

“我发现你在厨艺上的补救措施真是练得如火纯青啊!”

“好啊,好啊!我提前四天陪你一起过生日吧。”

“临时打扫的。”说话间,黄斐打开燃气灶,他炒菜的水平和他看病一样,胸有成竹,有条不紊。

陈严疏的彩虹屁层层叠叠徐徐升起,一直到他看见黄斐打开电饭煲看了一眼,又淡定地倒进去一碗开水,才意识到黄斐说他不太会做饭也是真的。

黄斐见陈严疏不时看一眼碟片,便问道:“有兴趣?”

黄斐看着紫色的郁金香,脸色的表情呆滞了一下才接过来。

黄斐笑着问:“那要不要黄大夫也陪你度过你29岁的生日?”

“今年就29岁了,其实挺不想过生日的。”

黄斐扬起眉毛想了想:“不然咱们找家快餐店,吃点汉堡、薯条什么的?”

“这么简单?”

“我今天准备了俩个菜,”黄斐见陈严疏不说话,就扭过头来冲他露出一个笑脸,“豌豆虾仁和酸辣白菜。”

黄斐抿紧嘴忍笑道:“我做饭失败的案例太多了。”

“你选一部吧,我陪你看。”黄斐笑着把手环在胸前,“就算咱们第一次一起看电影了。”

陈严疏一挑眉,大大咧咧地说道:“说六点半来就是六点半来,这是我送你的花,希望你喜欢。”

陈严疏张大了嘴:“你做饭可真厉害,我现在都闻到香味了!”

陈严疏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到了周末,他又耐着性子开了一天的学术会。

门打开,黄斐衣着一套灰色的家居服,笑眯眯地说:“你可真准时!”

陈严疏惊讶地发现,黄斐炒菜还会先用花椒炝锅!人家边炒菜边加调料淡定从容,一点都不像他那样手忙脚乱。

“是啊,你是和父母一起还是和朋友一起还是和我一起?”

“嘿,我会陪着黄大夫平稳度过29岁的。”陈严疏也害怕变老,可是他又觉得和黄斐在一起不会变老。

“你这出生日期其实不太好,你过完生日再过2天你就30岁了。”

“是不是?”陈严疏说起这个来满脸兴奋,“这是花店的小姑娘推荐的,说有个男的经常买,而且只买这种紫色。对了,你下周过生日打算怎么过?”

“吃汉堡喝可乐是年轻人喜欢的过生日方式。”

“听你的。”

他抱着鲜花根据黄斐发的门牌号来到黄斐家,他站在门口磨蹭了好一会儿才下定决心按门铃。

“嗯啊,很少见人有这么多的收藏。”

“行啊,你想怎么过生日?”

“我?”



黄斐做好饭,陈严疏帮他把餐具端到餐厅,餐桌是大理石质地的八人长桌,上面的花瓶里插了陈严疏刚买的郁金香。

陈严疏说得很认真,黄斐没想到这人看起来大大咧咧,心思竟还这么细腻。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黄斐假装要生气,“三十岁太可怕了!”

斐炒的菜颜色鲜艳,搭配干净,吃起来不算惊艳却胜在舒服。

“你家可真干净。”

两个人吃过饭,黄斐同样麻利地收拾好餐具,又端了盘洗好的蓝莓放在茶几上。

“你先坐会儿,我现在就开始炒菜。”

陈严疏坐在开放式厨房的吧椅上,厨房也是标准的样板间设计,除了操作台上摆着些物品外,整个橱柜上都是空荡荡的。

陈严疏歪着头问道:“我能看黄大厨做饭吗?”

会议结束,陈严疏在第一次去黄斐家该买什么东西上犯了难,最后他又来到了花店。好看的切花品种就那么多,陈严疏思考了半天,最后选了一大束紫色的郁金香。

陈严疏走进客厅,黄斐家装修是简洁大气的灰色现代风,处处都像样板间一样刻板干净,陈严疏拘谨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陈严疏提高了兴致,他盯着一排碟片认真挑选:“那我可得找部让咱们看了都永生难忘的电影,以后你只要听到这部电影的名字就会想到我。”

黄斐指着餐桌上的郁金香问道:“这花挺特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