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亲往事 第(1/2)分页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陈严疏茫然地看着眼前画着紫色上扬眼线的男人,好半天才想起来是许久不见的高苑博,上次他只觉得高苑博画了眼线,没想到到了夜店才是恢复了本色。

“从上次相亲以后,我和他有两三个月没见过。我就不喜欢他那样的,都是邱扬宇瞎积极。”陈严疏可不敢讲高苑博在洗手间对他动手动脚的事情。

“嗯。”陈严疏看黄斐态度缓和了一点,急忙点头。

黄斐看到同时看着自己的两人,有些尴尬地走到陈严疏身旁,凑到他耳边小声解释道:“你一直不回来,我以为你喝醉了。”

“我遇见了一个朋友。”

陈严疏打车先送黄斐回家,黄斐没了刚才的兴致,他一路上都扭头看着窗外,软润的嘴唇被他下意识抿紧,显得心事重重。

陈严疏看着浓妆艳抹的高苑博,他今天穿了件紧身亮片衬衣,夸张的低胸造型已经处于小腹不保的状态。

高苑博非常有兴致地说道:“介绍我们认识一下呗。”

“你那个时候不是在Z大附属医院进修吗?”

“那我期待一下。”黄斐转动着手里的酒杯,又摇摇头,“想象不到。”

“不然我们留个联系方式?”高苑博不甘心地又问了一句,然而他没有得到黄斐的任何回应。

“我是高苑博啊,外号大个驴,你不记得了?”

“你不回家?”黄斐扭头,莫名其妙地看着陈严疏。

“嗯,你是不是生气了?”陈严疏讪讪低下头,“我和高苑博就相过一次亲,这小子可不是个好东西。”

“你自己来的么?”

高苑博盯着面前的两人,心里那叫一个羡慕,陈严疏这位朋友可是太好看了,双腿细长笔直,窄肩窄胯,眉眼清秀明亮,这样的长相他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

黄斐低头打量了自己一遍,

陈严疏有点吃醋地说道:“你要是喜欢,我也可以跳。”他想让黄斐只看他一个人。

陈严疏摇摇头:“和朋友。”

两个人只是喝酒聊天,但是外表过于出众,周围不乏搭讪的人和热烈的目光。

“不是,就觉得他跳得很带感。”

“挺好。”陈严疏一直挺介意自己的近视,看着眼前的高苑博,他不介意自己再加深几百度。

黄斐瞬间变了脸色,他向前走了一步,挡在陈严疏的面前,嗓音冰冷地说道:“我不认识你。”

黄斐无视高苑博的搭讪,扭头对陈严疏说道:“我们走吧。”

陈严疏没想到眼前的两人竟然是同学,可是他发现黄斐表现的可不是老同学见面的欣喜,他咬紧后牙槽,冷冰冰吐出三个字:“不记得。”

陈严疏认定高苑博就是故意这么说的,他很想和黄斐解释一下,他俩就见过一次面,他俩在洗手间只是聊了几句。

“哦。”

到了嘉莉园,陈严疏跟着黄斐下了车。

陈严疏顺着黄斐手指的目光眯起眼睛:“你喜欢这种妖娆的啊?”

陈严疏忙着解释把这茬儿给忘了,他眼见自己的谎圆不过去了,只能老老实实承认错误:“当时。我以为你是直的。所以,我就.....”

陈严疏知道黄斐是误会了他和高苑博的关系,他很想解释一下,可是黄斐始终连看他一眼都不看。

“刚才跳舞的就是我。”高苑博对自己的外型非常自信,他看着黄斐,套近乎道:“你是不是高中在外国语读过?你是不是叫什么,黄斐是吧?”

黄斐是自己的瓜,每个猹都应该守护自己的瓜。陈严疏面露尴尬,刚想开口拒绝,黄斐竟然走了进来。

“哦,”高苑博有点失望,“你变化挺大呀。”

他虽然看出陈严疏和这位朋友不只是朋友这么简单,还是暧昧地压低了嗓音:“我叫高苑博,和陈严疏相亲过。”他这会儿倒是承认上次是相亲了。

“是啊,刚才舞台上就是我跳舞的,怎么样?哥们儿厉害吧!”

黄斐眯起眼睛重复了一句:“两三个月?”

两个人一人喝了三杯酒,陈严疏感觉不是自己的酒量不给力,而是膀胱太不给力了,他去了趟洗手间。

“真巧啊。”

他站在洗手池前洗手,门口忽然进来一个男人,他看了眼陈严疏,兴奋地和他打招呼:“呀,陈严疏,你也来玩啊?”

黄斐极少来这种地方,觉得什么都很新奇。他指着舞台上一个领舞的人对陈严疏说道:“这人跳舞真不错。我还是第一次见呢!”

被黄斐“期待”一下是挺好的,可是不应该被期待女团舞啊!陈严疏还想让黄斐给他跳一支呢。

“哦,”黄斐的表情并没有太多惊讶,“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