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底定情 第(1/2)分页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听听这语气和口吻,简直是父母双方就孩子的抚养问题进行协商!陈严疏讨好地问:“这个手术由你来做吗?”

“黄大夫,什么都会过去。连动物都存在同性恋,就说明大自然包容一切。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两个人躺进帐篷里,虽然刻意保持了距离,陈严疏却能听见黄斐美妙的呼吸声,闻到他身上薄荷牙膏的清凉味儿。

“你,”黄斐犹豫了一下,“你要不要往中间点?我感觉我快把你挤出帐篷里。”

黄斐用细长的手指轻轻点在玻璃上,犹豫了一会儿问道:“这里真安静,你愿意听听我出柜的故事吗?”

黄斐没见过这么纠结的宠物主,他点点头:“你困不困?”

陈严疏回过神,急忙掩饰尴尬:“你先去,我等等。”

蛋蛋听见熟悉的声音,扭头看了一眼,然后面无表情重新爬上了猫爬架睡觉。

“这些鱼都不用睡觉呀。”陈严疏看着玻璃缸内游来游去的鱼群感叹道。

“你要去洗手间吗?”

黄斐看着陈严疏,勉强露出一个微笑:“后来我就转学去了香城。”

陈严疏没想到黄斐在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同性恋的情况下就被迫出柜了,而他那时候还不到十八岁。近些年,大家虽然对同性恋变得宽容了,可却依旧不被主流认可,更不要说十几年前的高中校园里。

“我先去洗漱一下吧,省得待会儿人多。”黄斐说着就双腿跪在帐篷口,弯腰从里面拿出行李包。他专心致志地找梳洗包,陈严疏专心致志地看黄斐的背影,这腰这姿势,陈严疏在脑中想起来一连串马赛克。

“哦。”陈严疏讪讪朝中间挪了一点,黄斐既然没拒绝,那能不能握一下黄斐的手呢?陈严疏感觉自己的手背就挨着黄斐的手,自己能不能再向前一步呢?

陈严疏和黄斐对视一眼,赶忙打开实时通话对这屏幕大喊:“蛋蛋,你怎么敢?!”

“你要不要去洗漱?”黄斐狐疑地看着陈严疏,这人目光游离,好像被吸走了魂魄似地呆滞。

陈严疏怕黄斐无聊,便掏出手机让他看家里的监控。这监控是他上周刚安装的,镜头正对着客厅。

黄斐说话间,蛋蛋似乎感觉到了有人在讨论它,它慢慢起身,一个健步跳下猫爬架,然后在二人还没反应过来时,优雅地跑上沙发上尿了一大泡。

陈严疏心下一颤,结结巴巴地问道:“你要睡觉?”

黄斐见陈严疏睁开眼,压低了声音问道:“我吵醒你了?”

俩人沿着指示牌走在园内,此时的海底世界没什么人,安静得像是真得在海底漫步一样。黄斐小声感叹道:“原来深夜的海洋是这样的。”

“睡不着,想到处逛逛,要不要一起?”

陈严疏深呼吸一口气,不一会儿也睡着了。

陈严疏伸手握紧黄斐的手,这样的黄斐让人心疼。

“啊?”陈严疏不知道该说什么。

“家猫一天要睡18到20个小时呢。”

“我那时候高二,虽然隐隐约约感觉自己和别人不太一样,可是又不知道自己是哪里和别人不一样。当时,我和我们班一个男生关系也很好。我那时候还不知道什么是同性恋,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同性恋,我把心里的这些疑惑写在了日记里。”黄斐轻叹了口气,“这本日记不知怎么就被同学看见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陈严疏被身边的动静吵醒了,他迷迷糊糊睁开眼,黄斐正在穿外套。

黄斐走后,陈严疏才意识这浪漫的夜晚对他来说可能是个酷刑。他在脑中把八荣八耻背了十几遍才压下心中的冲动,然而还没过几分钟,那些马赛克又出现的脑中,循环播放,赶也赶不走。

陈严疏巴不得和黄斐多待一会儿,他点点头,穿了外套和黄斐一起出了帐篷。

陈严疏犹犹豫豫中,黄斐已经很自然地拉着了陈严疏的手。

“我再思考一天,”陈严疏关掉监控,“毕竟是我儿子猫生的重大时刻,虽然我家真的已经没有床单来换了。”

陈严疏叹了口气,问道:“真的不会对它的心理造成伤害吗?”

“嗯,这种手术我一天得做三四个呢。”

“不会。这种手术特别简单,你只需要在手术结束后照顾它一天就行。”黄斐顿了顿,“你要是工作忙,我可以照顾它。”

监控内,蛋蛋正躺在猫爬架上睡觉,陈严疏指着屏幕说道:“安这监控本来是想解开蛋蛋到底在家做什么的未解之谜,结果它真的只是睡觉。”

“你真的应该给它绝育。”

这是个什么情况?陈严疏暗恨又被黄斐夺了主动权,他在心中不断地纠结,而黄斐神态自然,还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