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寸进尺 第(1/2)分页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那个,”陈严疏边说边悄悄靠近黄斐,“你看的什么节目?”

第二天早上,黄斐从被子里探出脑袋,他此刻脑袋混混沉沉,身上也酸疼的厉害。而床的另一边,陈严疏早已不见了身影。

“你醒了?”陈严疏看着黄斐要坐起来,急忙走到床边拿了靠垫给黄斐枕上。

听完陈严疏的讲述,黄斐若有所思,开口问道:“所以你并不反对阿姨和李叔叔在一起,你只是担心你过年没有老火锅吃?”

“也不能这么说,反正我就是不得劲儿。我妈还和马露露去逛街买衣服呢?”

“我今天是真的心痛啊!我需要很多抚慰才能释怀我妈有了新的开始这件事。”

黄斐听到耳后的脚步声,下意识转过身,只见陈严疏正一脸坏笑地看着自己。他惊愕地看着陈严疏:“你来了?”

黄斐见陈严疏欲言又止,便开口道:“和我一起上楼坐坐吧。”他这么一邀请,陈严疏顿时忘了刚才质问黄斐的事。

“你起得这么早?”

“我?我在看电视啊。”

“我知道啊。”黄斐被看得莫名其妙,“你难道不是为了留下来故意装的可怜吗?”陈严疏絮絮叨叨讲了这么多,在黄斐看来都不算事儿,陈严疏摆明就是装可怜求抱抱。

黄斐扬起眉毛,起身坐在陈严疏身边,他伸开双臂:“要不要让黄大夫抱抱你?”

黄斐把一只胳膊搭在沙发上,玩味地看着陈严疏说道:“脱衣服、洗澡、躺平。”

陈严疏大着胆子凑到黄斐嘴边,忽然又想到自己的停在小区门口的汽车,他咬咬牙,艰难地开口道:“那个你把你家大门锁好吧,一会儿邱扬宇要是敲门,你可千万别······”

“你怎么来了?晚上不是和你妈一起吃饭吗?”

黄斐指指自己,认真地问道:“你需要我去和马露露争宠,陪阿姨逛街吗?”

陈严疏说道:“想你了呗,你在干什么呢?”

“我......”想起今天晚上的事情,陈严疏有一肚子话,可真要说出来,他又不知道从哪里说起。

陈严疏停好车走进小区。他看了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不知道黄斐睡了没有?

电话接通,黄斐好奇地问道:“怎么这个时间给我打电话?”黄斐停下脚步,单手掐腰站在广场上,他边说话边扭腰,认真地很。

“嗯。黄大夫在做什么呢?这是电视吗?”陈严疏指着广场上的喷泉说道。

陈严疏想了想,小声嘟囔道:“可是我就是觉得心里别扭。”

陈严疏从黄斐怀里滚出来,他睁大了眼睛看着黄斐:“你懂我的意思吧?”

陈严疏还需要黄大夫抚慰他受伤的心灵呢,他蹭在黄斐的怀里,又撒娇似地问道:“今晚能留下来吗?”陈严疏长相硬朗,这会儿对着黄斐什么嘟嘴、眨眼全用上了。

“差不多吧。”

黄斐:······

陈严疏抿抿嘴,不好意思地摸摸后脑勺,他本来还有点伤感,没想到今天竟然是那个特别的一天!人生的大悲大喜,他今天可是都体会到了。一想到今晚的马赛克,陈严疏忽然觉得口舌发干,他下意识添了下嘴唇,小声问道:“我现在该做什么?”

陈严疏有意逗黄斐,便站在树影下给他打电话。

“嗯,我今天得上班呢。你喝点热水吧,昨天晚上······你,现在身

黄斐忍着笑问道:“合着你来找我要母爱啊?”

“我觉得我们首先是个体,然后才会被放在关系网中。阿姨组建了新的关系,可是你现在不是也在和我组建新的关系吗?我记得有句话说过,父母只能陪我们走一段旅程。”

陈严疏跟着黄斐上楼进了屋,他坐在沙发上,把晚上的事给黄斐讲了一遍,他其实挺害怕黄斐会觉得自己有恋母情结。

“可以啊。”黄斐答应地十分爽快。

陈严疏愣了半天才摆手道:“不敢,不敢。”

“是不是讲得说谎话为什么鼻子会变长?”

“睡完就跑”这个念头在黄斐的脑子闪过,他刚想找手机,陈严疏就端着水杯推门进来了。

“是啊?”

“一个科普节目,讲得是......”

陈严疏可是见识到了黄斐说谎话的本事,脸不红气不喘,编得还挺像那么回事。

陈严疏刚掏出手机准备给黄斐打电话就看见眼前一个熟悉的身影闪过,只见黄斐正穿着一身运动装在小区的小广场上绕圈,他看起来专心致志,丝毫没注意到身旁多了双眼睛。

“现在?”

“那我能不能理解成,你觉得你妈不再是你一个人的妈了,所以你觉得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