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斐住院 第(1/2)分页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他朝陈严疏招招手:“那个......”

陈严疏瞥了一眼床头柜,指着透明饭盒问道:“这是你的中午饭?”

陈严疏没忍住,一下子就提高了嗓门:“你爸妈不知道你得了胃病吗?这腰果属于坚果,非常不好消化。糖醋里脊就更不行了,又油又甜。”

“你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你是不是最近在节食?!”

黄斐是“天然瘦”,怎么会“节食”呢?他扯扯陈严疏的袖口,小声说道:“有点吧。”

“我中午来给你送饭?”

“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啊?”

陈严疏有些焦急地问道:“你怎么会得胃痉挛呢?有没有做进一步的检查?胃镜预约了吗?”

“我吃了没事,再说我爸妈也是觉得我喜欢吃才带过来的。”

“嗯,我住院了,在你们复安......”

“好,你不上班吗?快去忙吧。”

陈严疏急忙道歉:“大爷,我不是消化内科的大夫。我就是故意讲给他听的。”

陈严疏恋恋不舍离开了病房,又揪心着黄斐,一直等到下午才又去了消化科。

黄斐上午输过液已经彻底恢复了,他躺在床上专心致志地看手机,陈严疏都坐他旁边了他才反应过来。

陈严疏坐下来,握着黄斐的手:“冷不冷?你吃早饭了没有?”

“你平时就爱吃些冷的、辣的,这些特别刺激肠胃,你又节食,你这不是作死吗?”

黄斐接过香蕉,又问道:“我病都好了

“我在上班,你不舒服?”

“我爸妈给我带了。”

陈严疏开车来到医院,忽然发现院子里一排腊梅树开花了,金黄色的一朵朵小花挤在枝头,在初春的冷风中肆意招展。

黄斐在电话里有气无力地问:“你在哪里呢?”

“我当时疼得什么都忘了,而且早上我爸妈在这里,我怕你们见面尴尬。”黄斐拍拍病床,“你坐这儿吧。”

隔壁床的老大爷本来是在专心致志看电视,现在被陈严疏这番话吓得差点儿哭出来。

“我以后要监督你按时吃饭,少喝冰水。”

老大爷怀疑地上下打量着陈严疏,半天,才稍放松了脸色。

黄斐瞪着眼睛看着陈严疏,半天才咽了口口水。难道大夫都喜欢把病情往严重的方向想吗?

黄斐放下手机,看着陈严疏问道:“你吃不吃水果?我爸妈拿了好多过来。”

陈严疏点点头,现在见父母确实有点早。他要等黄斐愿意的时候再正式去拜访。

然而第二天上午,陈严疏还没下班就接到了黄斐的电话。

“我剥根香蕉给你吃吧。你最近需要吃些好消化易吸收的食物。”

黄斐有些尴尬地摇摇头:“中午我爸妈要过来。”

忽然,隔壁床一直沉默的患者开了口,他对着陈严疏结结巴巴问道:“大夫,我快死了吗?”

黄斐本以为是个小病,没想到陈严疏竟然这么担心,说道:“又没什么大事,我本来今天就想出院的,但是大夫说让我再观察一天。”

“我也是大夫,你忘了?”黄斐拍拍陈严疏的手背,怎么经过一晚上,他反而变成了那个不成熟,需要别照顾的人呢?

黄斐一直觉得自己年纪大,比陈严疏成熟。没想到现在竟然被陈严疏训儿子似地教训,他不服气地反驳道:“我一直这么吃都没事啊!”

黄斐点点头:“半夜里发病的,我只能叫了救护车。”

“是啊,我爸妈特意拿了我最喜欢的糖醋里脊和腰果虾仁。你饿不饿?我都没吃完呢。”

陈严疏气喘吁吁跑到消化内科,顾不得和同事打招呼,直接冲进了黄斐的病房。

陈严疏不等黄斐把话讲完,眼睛直直看着床头的电子床头卡,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胃痉挛?”

此时,黄斐正边玩手机边输液,他抬头看见陈严疏,白净的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

陈严疏深吸一口气,觉得五脏六腑都舒坦的不行。想到昨天晚上,陈严疏又想给黄斐发微信了,可是说什么?难道发封感谢信吗?想到昨天折腾得不轻,陈严疏决定等明天他轮班休息的时候,要好好照顾黄斐。

陈严疏大惊失色,吓得差点儿把手机扔地上。他和同事交代了几句就急忙去找黄斐。这人昨天早上还好好的,怎么半夜就被急诊给送过来了呢?

陈严疏立即给黄斐科普道:“经常刺激胃,会导致胃黏膜损伤,长期可能会引起胃部的病变。就是胃癌,你知道得了胃癌有多惨吗?切掉你半个胃,你以后想吃东西都吃不了了。”眼前这人好歹也30了,怎么一点都不知道爱惜自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