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大夫照顾人 第(1/2)分页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你还不回家?我是不是麻烦了你一整天?”

“那时候复安医院的太平间就是两间平房,平时不用的时候就锁起来。后来有个患者家属晚上嫌热,就睡在这门口,结果你猜怎么了?”

陈严疏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指着黄斐,哈哈大笑起来:“哎,怎么可能呢?他醒来以后发现身上的钱丢了,

“有啊,她本来还想来探望你呢,不过我觉得你肯定不好意思。”是啊,和父母哪里有隔夜仇。陈严疏能理解他妈对他的担心,而他能做的就是开开心心地向他妈证明自己。

“我这小病说起来还有点丢人呢。”

“我和几个朋友专门去挖过,”陈严疏故意压低了声音,“你猜挖到了什么?”

“哪里不一样?”

“和父母没有隔夜仇不是?”

黄斐微微皱起眉毛,用手背蹭蹭鼻尖:“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我怎么觉得经过一晚上你就变了?”

“什么宝贝?”黄斐眯起眼睛看这个陈严疏手指的方向,实在看不出什么名堂。

黄斐随口问道:“你小时候是不是常来这里玩?”

“小时候我也喜欢寻宝啊。那时候我老家广场有块石碑,不知道谁说底下能挖出蓝精灵。我和几个小伙伴挖了好几天,结果挖出了一堆西瓜虫,还因为把裤子弄脏被我妈吵了一顿。”

“有时候我挺怀念那棵核桃树的,叶子特别香。”陈严疏说道这里,忽然想到了什么,他兴奋地说道:“那你看那边那个花坛,那里以前是太平间。”

“我本来就是大夫。明天我上午来接你。”

“确实丢人,你的管床大夫告诉我你还哭了呢。”

“不会,她晚上从来不在餐厅吃饭。怎么你这俊媳妇还怕见婆婆?”陈严疏趁着餐厅人少,快速用手指碰了黄斐的鼻尖一下。

“我晚上给我爸妈发个信息,让他俩明天别接我了。其实前几年我和我爸闹得也挺僵,这几年才缓和了。”

鉴于黄斐爸妈中午送过来的不符合消化内科常规的午餐,晚餐黄斐只能跟着陈严疏老老实实去了医院职工餐厅。

黄斐看了一眼周围,不安地小声问陈严疏:“咱们在这里能遇见你妈吗?”

“还挺细心,挺会照顾人的。”黄斐扬起眉毛,“也不是那么傻吧。”他看着眼前的陈严疏,经过今天的事情,他好像又重新认识了一遍陈严疏。黄斐父母工作忙,他从小到大都习惯了一个人,没想到自己现在竟然很享受陈严疏无微不至地关怀自己。

两个人走在复安医院的小花园里,黄斐伸开手掌,让温暖的风柔柔穿过手指,春天就这样不知不觉来到了。陈严疏站在黄斐旁边,他看着黄斐漂亮的侧脸,觉得两个人就这么走一辈子好了。

陈严疏指着前面一块空地说道:“小孩子嘛,觉得哪里都有意思。而且以前那里有颗大核桃树,特别茂盛,据说是因为底下埋了很多宝贝。”

“门诊部和住院部的大楼都是在原址上新盖的,不过这个小花园还和以前一样。我妈那时候忙,我们一群医院子弟不敢进医院,就常在这边玩。”

黄斐脸上挂不住,低头埋怨道:“那是她见过的病人太少了。你吃不吃饭了?不吃赶紧回家去,我还想躺床上玩手机呢。”

“啊?”

“嘿,你怎么知道啊?”

两碗小米粥,两碟素小炒,还有两个小花卷,果然既健康又养胃。

黄斐扬起嘴角:“蚯蚓。”

两个人吃过饭,陈严疏非拖着黄斐散步,还拿出一套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的理论来教育他。

黄斐点点头:“你和阿姨又联系了没有?”

“现在光秃秃也没什么好玩啊。”黄斐环顾四周,这里说是小花园,其实不过只有几棵一人多高的小树和一排矮冬青。

黄斐仔细回想了一下,不确定地问:“我哪里哭了?”

黄斐点点头,低头想了一会儿又说道:“你和我想得不太一样。”

黄斐看着花坛,认真问道:“鬼上身?”

黄斐盯着窗口上的菜单看了一会儿,反问道:“你觉得我能吃什么?”明明什么都不叫他吃,还假模假样让他选,黄斐忿忿心里不平。

陈严疏急忙开口解释:“我昨天太忙了,今天本来也是打算要照顾你的。”

“那一会儿回去,我给你热盒酸奶。”

黄斐负责占位置,陈严疏则负责买饭,不一会他就端着个餐盘走了过来。

“我变了吗?”陈严疏假装毫不在意,却不由自主裂开了嘴角,“你还吃什么不吃了?我再去买点?”

陈严疏用手捂着嘴才不至于笑得太大声:“她说你是她见过第一个因为胃痉挛哭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