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城游玩 第(1/2)分页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怎么不能?我特意把大爷的老花镜盒子放在信封上面,他戴眼镜的时候就能看见。”

两个人来到预定好的酒店办理了入住,黄斐进入房间,难以置信地看着两张1.4米的单人床:“你预定的标准间啊?”

“什么?”陈严疏跟在黄斐身后,“啊?我订错房间了。”

两个人走到饭店门口,只见门口处摆着个一人多高的大蒸笼,带了香味儿的水蒸气徐徐飘散在周围的空气中,引来不少人驻足。

陈严疏扭头看了黄斐一眼,恍然大悟:“啊,你那个时候是骗我的吧?你就是不想跟我一起吃饭。是不是?”

“我怎么觉得你是在讽刺我?你过二十年再看这面锦旗,你还能记起来当初是因为什么得到了锦旗,多有意义啊。”

顺利完成任务,陈严疏找了个几口,婉拒了老人留下吃饭的邀请,开车和黄斐去了县城。

“行啊,这不是就在前面吗?正好。”

“我饿了。”

“我第一次来宝繁县,别说这里的东西真挺好吃的。”黄斐放下筷子,“我吃饱了。”

“你说要是

“那面锦旗不好吗?”

黄斐扬扬眉毛:“我还以为你不想和我睡一张床呢?”

两个人首先来到了老大爷所在的村庄,陈严疏假借着回访病情给老人家量血压,黄斐则趁机悄悄把钱放在了老大爷家的鞋柜上。

200多个小字能不好吗?黄斐笑着问道:“你是不是特别会写小作文啊?”

老大爷经过抢救脱离了生命危险,家属特意制作了两面锦旗,一面送给陈严疏,一面送给黄斐。黄斐没想到自己还能收到一面印着“情系患者,医德双馨”的锦旗。

黄斐得胃痉挛也是吃了点苦头的,所以坐在副驾驶上老老实实抱着保温杯小口小口喝热水。

“是啊,”黄斐顿了顿,“觉得你当时和邱扬宇都不是好人,送的锦旗也不怎么样。”

陈严疏被光线晃了下眼睛,他不情愿地翻过身拦住黄斐的腰,把脸贴在黄斐的肩窝上喃喃道:“爱妃,你不再睡会了吗?”

“咱们吃什么呢?”黄斐边问边翻看手机,“古城区美食排行榜,第一名四方门扣碗,咱们不然去吃这个吧?看起来挺好吃的。”

一听到黄斐饿了,陈严疏再也敢赖床了,一骨碌爬下床,带着黄斐到古城区夜市去吃饭。

黄斐既然这么说了,陈严疏还能去前台吗?他抱起黄斐就扔在了床上,1.4米的单人床虽然承受了它不该有的压力,但到底是没塌。

等吃得差不多了,陈严疏才抬起头喘了口气:“哎呀,可算不饿了。”

老大爷家在距离嘉阳市300多公里远的宝繁县,是座有着500多年历史的古城。陈严疏计划着把钱还给老大爷,就和黄斐在古城转转。算起来,这还是两个人第一次旅游呢,所以他准备了自己能想到的所有物品,当然就包括一个装满热水的保温杯。

鉴于两个人下午耗费了大量体力,陈严疏点了四个扣碗,两碗米饭。菜已上桌,两个人顾不得聊天,低头猛吃了起来。

黄斐从睡梦中醒来,窗外已经全黑了,他掏出手机,竟然已经是晚上9点。

黄斐忍着笑点点头:“对,不能辜负了陈大夫的一番美意。”

黄斐跟着陈严疏走在青石板路上,两边是明清风格的二层小楼,夜晚虽看不见青砖红瓦,却另有一番风情。鳞次栉比的小店里不时传来一阵爆炒的香味儿,勾得陈严疏忍不住流口水。虽然已经临近十点,古城区却热闹非凡,到处都是游人,陈严疏生怕黄斐走丢了,眼睛一刻都不敢离开黄斐。

“那怎么会呢?我现在去找前台换个大床房吧。”陈严疏有点窘迫,没想到两个人第一次外出就被他搞砸了。

“额······”黄斐那句兽医业的“九不准”是他当时应付陈严疏随口瞎编的,现在被陈严疏提起来,黄斐才记起来还有这么件事。

“可不是,本来也是咱们应该做的。”

“对了,你们行业也有个‘九不准’啊?”陈严疏想起追黄斐的事,“你们都不准干什么啊?”

“你说大爷能看到咱们放在鞋柜上的钱吗?”

这件事很快就过去了,谁知道出院的时候,家属又找到陈严疏感谢了一番。等家属走后,陈严疏才发现了压在病历下的红包,里面有2000块钱。趁着周末,陈严疏带着黄斐开着车去了老大爷家。

想到终于把钱还给了老人,陈严疏兴奋地用手拍拍胸口说:“哎,咱们可算完成任务了。这几天我带着钱是惴惴不安,夜不能寐啊。”

陈严疏说着便朝门口走去,黄斐却伸手拉拉陈严疏的袖口,红着脸,小声说道:“你真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