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老先秃的问题 第(1/2)分页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这个就不是我的工作范畴了,你可以考虑去看看内分泌科,或者精神科。现在作息不规律、精神压力大都可能导致脱发。”

第二天中午,陈严疏赶回家,黄斐正从厨房做饭,他看见陈严疏笑眯眯地从厨房探出头说道:“你今天回来挺早啊,我做了炸酱面,现在就下面条,你等一会儿哈。”

陈严疏木讷地坐在餐椅上,这幸福是他一直渴望的,可是以后呢?陈严疏又是一阵伤心难过。

“我觉得你挺好的,也是真心想和你交往。外面那些小年轻再好看,他们也都是浮云,给不了你稳定的生活和温暖的家。你不要被蒙蔽了双眼,看看我,看看蛋蛋,咱们

黄斐也觉得非常尴尬,拖着徐嘉出了整容医院。他今天不仅没植发成功,还被徐嘉一阵嘲笑。

陈严疏越想越没了安全感,他想到自己那几场无疾而终的爱情,难道自己做得不够好吗?可是他们最后都抛弃了自己。现在黄斐也是这样,陈严疏越想越感到受伤,他真想现在就冲回家去,拉着黄斐好好问清楚,他怎么就忍心抛下自己和蛋蛋呢?

黄斐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短路了,他准备确定植发手术以后再告诉陈严疏。不然陈严疏肯定又会说,我不在意你的外貌。

黄斐:······

“啊?”黄斐暗想自己怎么把客厅监控的事情给忘了,徐嘉说他的借口不好果然不假,黄斐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陈严疏想了各种可能性,最后他一拍脑门,黄斐出轨了!陈严疏想起最近的各种细节,更觉得事态严重。黄斐最近老是边照镜子边絮絮叨叨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而且他最近还总是浏览一些时尚资讯的网页。

黄斐端着面条走出厨房,他见陈严疏一言不发地低着头,便问道:“昨天值夜班很累吗?”

“嘿,黄大夫,你这不是搞笑呢?你直接说你在外面玩不行吗?或者说你在医院加班。这么多借口,你偏偏选个最烂的。”徐嘉耸耸肩,这俩人可真有意思。

陈严疏反思了一下自己最近的颜值问题,虽然还是这么帅气逼人,可是黄斐会不会厌烦呢?毕竟自己最近沉迷于爱情中,疏于锻炼身体。再想到黄斐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谁都是眉眼含波。

黄斐认真观察了几天,他在卧室的地板上真的发现不少头发。太难过了,未老先秃!黄斐现在特别嫉妒蛋蛋,凭什么它每天掉毛还不秃呢?考虑到自己马上就31岁了,以后身体机能肯定是每况愈下,那脱发问题会不会也越来越严重呢?黄斐不愿意把自己的担心告诉陈严疏,虽然他说即使自己是光头他也不在意。可是,男人嘴里的话哪能信呢?

大夫刚咨询了两句,黄斐就接到了陈严疏的视频邀请。黄斐还不想让陈严疏知道自己去了整形医院,他立即如临大敌般地拒绝了视频邀请,又发了条语音告诉陈严疏自己在洗澡。

这边,陈严疏在值班室里坐立难安,他怀疑黄斐并没有在家。思前想后,陈严疏偷偷打开了家里的监控,客厅没有开灯,蛋蛋正专心致志地趴着沙发上舔毛。黄斐明显没有在家,那他现在在哪里呢?为什么要撒谎?

“你没在家吧,我用监控看了。”

他刚想开口解释,陈严疏继续说道:“你要是对我厌烦了,我也不怪你,毕竟是我做得不够好。喜新厌旧,人之常情,我能理解你。”

陈严疏看着黄斐,下定决心问道:“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

“嗯?”

表姐带着两人来到诊疗室,接诊的是位年轻的男医生。

黄斐深呼吸一口气,故作轻松道:“是啊,怎么了?我不是告诉你了吗?”

也幸好夏季的呼吸科并不算忙碌,陈严疏才有这么一大段时间来自我反思。不管怎么说,他爱黄斐,他还得再争取争取。

黄斐:······他平时安安分分,竟然被陈严疏怀疑出轨了?!

陈严疏摇摇头,忽然问道:“你昨天晚上一直在家吗?”

一旁的年轻大夫脸一红,假装没听见徐嘉的讲话。

整形医生研究了一下黄斐的发际线,开口说道:“你既然是自己人,那我就实话告诉你,你这个发际线还可以,不需要植发。如果你实在想做的话,你再想想,因为植发挺痛苦的。”

徐嘉一脸坏笑地说:“你回去和陈哥节制点,年纪轻轻怎么会有脱发的烦恼呢?”

“可我一直脱发啊。”黄斐怀疑地照着镜子说道。

趁着陈严疏晚上值夜班,黄斐决定找家整形医院去咨询一下植发的问题。整形医院是徐嘉推荐的,因为她表姐在这家医院做前台,黄斐拉上徐嘉就跑到了医院。

“没关系,他值夜班呢。”

黄斐抿抿嘴,他可不想被陈严疏知道自己去了整形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