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母的二胎计划 第(1/2)分页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范阿姨好!”陈严疏这会儿还正懵着呢,他觉得自己手不是手,脚不是脚,好像自己四肢都是多余的。

范从筠不自觉动了一下眼皮,她狐疑地看着陈严疏:“你们俩不是早住一起了吗?”

陈严疏刚才说和黄斐打电话确实是藏了自己的小心思,他拿不准黄斐父母的态度,万一把他当成诱拐美少年同居的色魔那可就解释不清了,然而范从筠显然对俩人走到哪一步了心知肚明。

“他妈当时是来咨询生二胎的事儿。”陈结香在生殖中心见惯了各种患者,因此并不觉得范从筠奇怪。

陈严疏乖顺地点点头,不知道范从筠为什么忽然提起了他的职业。

“周末上班吗?要是休息就来家里吃顿饭吧,斐斐爸也想见见你呢。”

陈严疏睁大了眼睛,立即警觉了起来!嘉阳市一共有5家黄粱一梦,不会凑巧今天在这里遇见了黄斐爸妈吧?他不确定地问道:“你们老板来了?”

陈严疏猛地想起他妈是生殖中心的大夫,那黄斐妈······

倒是范从筠兴奋地笑着说道:“陈大夫不记得我了?7年前要不是你,我就······”后面的话范从筠没好意思说出来,现在想想当时还挺丢人。

陈严疏没想到黄斐妈竟然还动过生二胎的心思,七年前,那时候黄斐不是刚大学毕业吗?这一家子人可太有意思了。

陈严疏一回到家,就迫不及待给黄斐讲述了今天晚

“啊?”陈严疏急忙摆手,“我怎么会呢?动物医学专业也是很复杂的学科,其实比我们全面多了。”

陈严疏一时愣在那里尴尬地直搓手,他的喉咙里好像塞了块海绵,让他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我们老板给您免单了。”

范从筠盯着陈严疏的眼睛,见他话说得真诚,心里暗暗满意。她家斐斐这次可算找了个工作靠谱,态度真诚的男朋友。

陈结香的几位老同学来到嘉阳市开学术交流会,她叫上了陈严疏,一则是让陈严疏搞服务,另一个原因则是因为她的几个老同学都是各大三甲医院的泰斗,让陈严疏见识见识总没坏处。

“为什么?”陈严疏看着客气的服务员,觉得她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

“那你会不会歧视我们斐斐?觉得他只是个兽医。”

陈结香点点头,又实在记不得她和黄斐妈有过什么交集。

陈结香点点头:“确实有过这么一位患者。”

陈结香看着范从筠脖子上的翡翠项链,忽然记起了她是有过这么位患者,来的时候也是带了这么串项链。

陈结香没想到是亲家母,她对黄斐是一千一万个满意,黄斐这孩子和陈严疏真般配,她差点儿就想拉着范从筠的手唱段:“亲家母,你坐下,咱们唠唠知心话儿。”

“她当时年纪也不小了,我劝她考虑清楚,她就回家了。”

“先生?您今天的消费免单了。”

“后来呢?”

范从筠看看陈严疏,又看看陈结香,恍然大悟道:“你是复安医院国际生殖中心的陈大夫吧?”

“阿姨,我有时间。”陈严疏下意识咽了口唾沫,“我晚上打电话和黄斐······”

吃完饭,陈严疏开车送他妈回家,他好奇地问:“你认识黄斐妈妈啊?”

气氛正尴尬时,陈结香走了过来:“小严,你结完账了吗?几个叔叔还想和你聊几句呢。”

不过作为长辈,范从筠总要替儿子再把把关,她严肃地问道:“你是个呼吸科的大夫?”

陈严疏扭过头,说话的是一个保养十分到位的中年女人,她身穿一件墨色旗袍,脖子和手腕上的翡翠显示出了她的身价。陈严疏在看见她的一刻就呆滞了,其实不用猜也知道她是谁,毕竟黄斐有着和她一样的杏仁眼。他生疏地点点头,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范从筠只见过黄斐发给她的陈严疏照片。今天这么一见真人,虽然有点羞涩,但是他眉眼周正,整个人都非常阳光。而且陈严疏还是个医学博士,又在复安医院工作,范从筠颇有种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的感觉。

黄斐妈见陈严疏迷迷瞪瞪一脸迷茫的表情,忍不住先开口道:“我叫范从筠,是黄斐他妈,你可以叫我范阿姨。”

吃过饭,陈严疏趁着几位大咖寒暄,偷偷跑到饭店前台结账。他一手托着腮,一手搭在前台上,正好看见玻璃盘里的“黄粱一梦”薄荷糖,便随手拿了几个,说不定今天晚上能和黄斐来场清凉的吻呢?陈严疏的小算盘打得噼啪响,恨不得现在就回家去。

“你是小陈吧?”

陈严疏没想到事情发展地这么快,怎么好好的见家长就变成了双方父母见面呢?他只能尴尬地为两位母亲互相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