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记忆缺失

    “原因不知道,至于证据。”

    陆渊冷嗤,“如果我有证据,你觉得当年我能活着离开帝都吗?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当时是兰桦代替你父亲出面来找我,他明确的说要彻底铲除慕家,邀请我加入。”

    傅凌枭脸色阴沉如墨,静默许久才忽然问道:“所以从头到尾,我父亲并没有当面和你谈过是吗?”

    “确实没有,但我们通过电话,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小子,没必要自欺欺人,谁都知道,兰桦是傅宗手底下最忠诚的狗,他只听命傅宗。”

    傅凌枭垂在身侧的指尖不受控制的颤了下,陆渊说的没错,某种意义上来说,兰桦的一言一行,都代表着他父亲。

    可这一切,都只是陆渊的一面之词。

    他真的不能相信,父亲是慕家失火的主使者。

    咬了咬牙,他又问:“十二年前,你离开帝都后,为什么不和你的妻女一起躲藏起来,前段时间你突然消失,又去了哪里?”

    “只有我在兰桦的监控下,我的老婆女儿才是安全的,前段时间,我接到消息,我老婆和女儿……”

    陆渊难过的闭了闭眼,艰难的吐出发颤的声音,“出了意外……我去安葬她们。”

    他说完之后,沉默了许久,再次看向傅凌枭时,表情又恢复到了那副淡然,甚至带着一丝解脱,“我知道的都已经告诉你了,要杀要剐都随你,我只有一个请求,在我死之后,把我和我的老婆女儿葬在一起。”

    傅凌枭目光幽冷的看了眼陆渊,转身离开,吩咐门口的守卫,“把他给我看好,刚才听到的,不许泄露半个字!”

    回到书房,傅凌枭靠坐在沙发椅上,揉了揉眉心,打开抽屉拿出烟,幽蓝色的火光点燃。

    骨节分明的手指夹着香烟,送到唇边吸了一口,吐出的白色烟雾袅袅,将那张英俊的面容变得模糊不清。

    他转头望向窗外的夜色,眉头收紧,眼中是说不出的阴雾与暮沉……

    天色渐亮。

    办公桌上的檀木烟灰缸里,已经丢满

    了烟蒂。

    傅凌枭缓缓吐出一口烟雾,收回视线,摁灭烟蒂,起身回房,洗去一身烟味,换上干净的衣服,来到医疗楼。

    病房里,吴管家坐在病床前打盹,而小丫头缩成一团躺在被子里睡得正香。

    傅凌枭站在门口,静静的望了她片刻,才抬步走进去。

    吴管家睡得浅,细微的脚步声让他瞬间醒来,见少爷回来了,他十分自觉的起身离开。

    傅凌枭走过去,在慕星的身侧躺下,隔着被子轻柔的抱住她。

    淡淡奶香味儿在消毒药水的味道中依稀可辨,傅凌枭深深嗅了一口,那纷乱暴躁了一夜的思绪莫名得到了缓解,逐渐平息下去。

    他将下巴搁在她的头顶,阖上双眼。

    慕星被抱着,想翻身却动弹不得,眉心微拢着睁开眼睛醒了过来。

    发现自己被男人抱在怀里,脸颊贴在他坚硬温热的胸膛上,耳边是他有力的心跳声,头顶是他清浅的呼吸。

    鼻息间,是独属于他的乌木沉香。筆趣庫

    一切,都让她幸福的难以言喻,她贴着男人的胸膛轻轻蹭了蹭,心脏处突然传来一下钻心的刺痛。

    与此同时,男人抚了抚她的后脑,似在哄她睡的安稳。

    慕星忽略掉那转瞬即逝的疼痛,靠在男人的胸膛继续睡觉。

    傅凌枭只浅浅的睡了一个小时,醒来便去看怀里的小人儿,他刚一低头,怀里的小丫头就睁开了眼睛,冲他甜甜的笑,“小叔叔。”

    傅凌枭轻抵住她的额头,“把你吵醒了。”

    “没有,我自己醒的。”

    那时醒来后,她继续睡却没再睡着。

    傅凌枭蹭了蹭她的额头,放开她一些,如墨的双眸凝视着她,犹豫再三,终是开了口,“宝贝,能不能和我说说,当年慕家失火时的细节?”

    猝不及防提到慕家失火的事,慕星不由得怔住。

    过了几分钟,才点了点头。

    “那天傍晚,我睡醒没有看到妈妈,下楼去找她,就看到爸爸妈妈奶奶,还有家里其他人,全都倒在了客厅,客厅的窗帘已经着

    火了,我叫不醒他们,给贺妈妈打电话也打不通,我想出去找人求救,可是门窗都被锁死了。

    我跑到二楼阳台求救,阳台玻璃门也被锁死了,我搬来凳子砸玻璃的时候,看到以前在我家做厨师的峰叔来了,可是他没进门就突然离开了。

    等我把玻璃砸碎,跑到阳台的时候,我看到一个人站在楼下,可惜他只露出一边的臂膀。

    那个人一定是凶手,我猜峰叔就是看到他才跑了的,当时他在打电话,虽然我没看到他的长相,但我看到了他手臂上有一块疤痕。”

    慕星伸出手,指着傅凌枭前臂中段位置,“就是这里,那块疤痕的形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