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入学

    叶笙没想到宁微尘会过来,他坐在沙发上,错愕地回过头望去。

    宁微尘身后跟着一群人,都是淮城非自然局的执行官。程法徐清原淳三人脸色铁青,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

    宁微尘对上叶笙的视线,展颜一笑。随后他偏头,风度翩翩对后面的人说:“谢谢你们送我上来,但后面的事情,我可能需要和程局长单独聊一下。”

    李管家一下子理解他的意思,等宁微尘进去后,握住门把手就把门关上。挡在门前,对程法一行人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有劳各位了。少爷和程局长有事相谈,我们下去等着就行了。”

    原淳翻了个白眼。而程法看了李管家一眼,面无表情地转身往下走。

    宁微尘进了房间后,直接跨步往前,坐到叶笙的旁边。他从玫瑰帝国酒店出来得急,衣服都没时间换,衬衫袖口似乎有奢靡优雅的暗香。

    坐下后,宁微尘满眼担忧歉意看向叶笙,轻声说:“抱歉,我来晚了。”

    “……”

    叶笙跟他的演技相比那么就是一个天一个地。

    宁微尘对木头都能演出至死不渝,而叶笙除了面无表情给不出任何表情。

    为了不让程局看出破绽,叶笙含糊冷淡地点了下头,就握着杯子选择垂眸喝水。

    好在有宁微尘在这里,程则也没多余目光落到他身上。

    程则一头雾水:“未婚夫?”不是列车上的露水情缘吗?为什么一转眼就成了未婚夫?!

    宁微尘一过来就完全把握住了谈判的主导权。他万般温柔地看了一眼叶笙,而后才偏头回答程则的问题,勾唇笑着点了下头。

    “对,未婚夫。”

    “刚刚通话时,我父亲将我骂了一顿,看来你们非自然局已经把列车上的事跟他说了。”宁微尘似笑非笑道:“他知道我让人怀孕,还不打算要这个孩子后,觉得我太不像话了。尤其是这段视频出来,现在整个异端帝国都盯上了我和叶笙。我父亲认为我拉一个无辜的人下水,让他置身险境,是一件很不道德的行为。所以,他让我负责。”

    从他口中说出“负责”二字,好像自带一种暧昧缱绻的感觉。宁微尘桃花眼弯起,伸出手拉起叶笙的左手,和他缓慢十指相扣。

    他认真地看着叶笙的侧脸,想了想,笑着说。

    “我觉得我父亲说的对。叶笙都已经怀了我的孩子,可不就是我的未婚夫吗。我要对他们负起各种意义上的责任,包括法律上的。”

    叶笙:“……”

    有时候他是很佩服宁微尘的。

    随便即兴发挥演的一出戏,他还能展开无数续集,而且逻辑紧密有头有尾。

    真的不愧是影帝。

    这一杯水下肚都不能浇灭叶笙心里的无名火。

    这出戏太天衣无缝了,就连程则都愣住,她万万没想到宁家居然家训是这样的。

    这么一个世界顶级的财阀,对于继承人的私生活居然也管得那么严?怀上了孩子就必须要给名分?

    程则有点懵。

    宁微尘唇角一弯,说:“所以我现在不急着回去了。我父亲给我在淮安大学附近买了一栋公寓,如果不出意料的话,我应该会和我的未婚夫一起上学。”

    叶笙:“……”

    程则:“……”

    程则艰难开口:“你不是已经MIT毕业了吗?”

    宁微尘笑着嗯了声,不以为意说:“重回校园也没什么不好,不是有句话吗?学无止境。”

    程则:“……”

    学无止境是这么用的吗?!

    以宁家的能力,让宁微尘在国内再读一个本科并不是难事。但这也意味着,从此以后宁微尘和叶笙将绑在一起。

    非自然局可以无视叶笙的意愿监视叶笙,但多出一个宁微尘那就完全不行了。

    宁家不可能、也绝对不会允许,让他们全天跟踪监控唯一的继承人的。

    那么多年他们怀疑宁微尘身上被植入S级异端,十几年了也只敢在暗中进行调查,派出的都是精英执行官。

    不行。

    不可能让他们在一起。

    程则说:“这件事,你问过叶笙的意思了吗?”

    对,程则一下子想起来,叶笙是想打掉那个孩子的!

    宁微尘听完,唇角笑意更深了,他签起叶笙的手,偏头问他:“哥哥,程局长问你话呢?”

    叶笙终于在完全不渴的情况下把那杯水喝见底了。

    他觉得他和宁微尘简直就是命中注定地要绑在一起。

    如果搁在以前,叶笙死也不会想到有一天他会默认自己是另一个男的的伴侣。

    可是现在宁微尘跑出的这个橄榄枝,是当下的最优解。叶笙不想被非自然局监控,但他又需要和非自然局合作,去调查论坛,追溯出自己身世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