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鱼趸 第(1/3)分页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刘老四做菜也是一把好手,当下就捞了一条五斤多的草鱼出来,弄死就开始做菜。

“我的妈,这啥鱼这么大啊?”旁边一个老头,看了几眼惊叹出

刘成东看着自己老爸的下面撑起的帐篷,笑的合不拢嘴。

……

刘成东在丰谷镇上也有个固定摊位,每次赶集给人二十块摊位费,就能用上几个小时。

刘成东知道这是啥原因,当然不敢告诉老爸,免得吓着他,一边拿筷子夹鱼,一边说道:“爸,你手艺好呗。”

刘老四也觉得这鱼太古怪了,吃了一辈子的鱼,就没吃过草鱼是这个味道的,太好吃了,而且居然让他有点雄风再起的迹象。

刘成东起床一想,肯定是鱼有变化,赶紧跑去木桶一瞧,五条一斤左右的草鱼全部都变了,体格变大不说,鱼鳞还变得有点金黄色,看着就好像变成锦鲤一样。

他一想起这事,就有点小激动,催促着家里人赶紧干活。

草鱼原本市价也就八九块,顶天了十块钱一斤,但在赵舒城手里就得十一块,而且是老主顾都不少一分,偶尔还得给人添点水分。

刘成东瞄了赵舒城一眼,这家伙是十足的讨厌,但嘴巴里面笑着就说:“城哥,我这去弄鱼了,所以搞到这会才来,不过还好才十一点,这鱼应该能卖掉。”

“你也卖鱼?”赵舒城皱起眉头,满脸不悦,毕竟同行如敌国。

刘成东尝了一口鱼肉,又嫩又滑,味道别提多美味了,而且吃了几块,浑身燥热,通体舒服啊。

周六,大晴天,三天一小场,七天一大场,丰谷镇这一天又迎来一次大赶场。

第二天一大早, 刘成东睡的正香,刘老四火急火燎跑来把他叫醒,还开口就问:“东子,你啥时候买了五条大鱼啊?”

“爸,咱们发财了。”刘成东感受着身体的变化大笑起来。

刘成东骑着自行车回家,到家就把鱼都给放进木桶内,他拿出昨天剩下的青辣椒,剁碎一根后丢进木桶里面去。

刘成东刚要把剩下的青辣椒都剁碎丢下去,但还是没冲动,他必须多观察观察看。

“我手艺再好,也没做出过这么香的鱼。”刘老四急忙说道。

老赵头自从让儿子赵舒城管事,这个外面工作不顺心的大学生儿子,一口一个市场经济,闹着就要涨价。

且还秤不太准,光是这一笔都能挣七八百,就别提原本的利润了,所以满脸得意,想着卖到下午四五点收摊回家吃顿好的,顺便再找村里的相好去草棚子里面快活一把。

但哪怕是这样,由于今天这一大场,镇上卖鱼的不多,所以赵家这活鱼买卖,还是做的热热闹闹。

四周农村的妹子们,还有年轻小伙子们,反正闲着在家的人都出来赶场。

刘成东把后座上的塑料布给掀开,顿时把四周的人都给吓一跳,一条巨大的怪鱼,足足好几十斤,此时被绑在摩托车后座上。

赵舒城不大瞧的上刘成东,一来他是本科生,刘成东也就是个大专而已,二来赵家属于小康家庭,刘成东家则是刚够温饱线而已,所以一瞧见刘成东快吃中午饭才姗姗来迟,不由走过去就嘲笑道:“东子,你咋不中午饭吃过再来摆摊呢?”

刘成东开始观察变化,结果五条鱼啥变化都没有,盯了好几个小时都那样。

他这摊位说来也巧,就在赵家鱼摊对面,平时主要卖家里果园的柑橘和梨子苹果啥的,但今天足足弄到上午十一点,他才骑着摩托车拖着一个庞然大物来到摊位面前。

赵舒城一家六口人都在固定的摊位面前卖着活鱼,今年各大养鱼户日子都不好过,有的减少鱼苗喂养,还有的干脆转型,导致这一赶场,活鱼就有点供不应求。

这鱼肉还能壮阳?

赵舒城挂着单肩包,里面全部都是现钞,他盘算了一下,今天一共拉到镇上五百多斤鱼,这一斤多涨一块,而

赶场是当地话,其他地方叫做赶集。

刘老四也惊讶地说:“咋这么香呢?”

刘成东高兴坏了,只要这鱼能养大,那可就值钱了。

一大锅炖鱼做好,香气扑鼻,闻着都诱人。

“爸,今天中午吃炖鱼。”刘成东笑着说道。

本以为草鱼不一定爱吃青辣椒,谁知道剁碎的辣椒丢进木桶内,这五条草鱼就好像疯了一样,不断你追我逐,瞬间剁碎的青辣椒都进了鱼肚子。

这一条鱼足足有五六斤重,五条鱼就把大木桶都给挤满。

反正这一天丰谷镇上人特别多,不到四米宽的狭窄街道人头攒动,到处都是各种喇叭音效的叫卖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