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失落

    一顿饭吃了大半个时辰,用完饭离开珍馐阁已经申时三刻了。

    “闺女,你还有什么想买的东西没?不买咱们就直接回府了。”踏出珍馐阁,看着逐渐靠近的马车,宋承远满脸笑容,声音尽量减轻,生怕嗓门太大吓到小小软软的亲闺女。

    “……”一听回府宋臻臻脑海里就不自觉浮现之前国公府厅堂的一幕,“那个,我什么时候能回去啊?”

    脸上的笑容逐渐凝固,虽然女儿没明说,但宋承远就是知道自家闺女这话的意思,回去?自然是回岳父岳母所在的恒阳县小村庄了。

    看着本来满脸笑容的便宜父亲眼里突然的落寞,父女至亲,骨血相连,有些情绪自然而然就被牵引住了,心口有些发堵。

    好在杨嬷嬷及时出现缓和了气氛,逛街自然是不逛了,直接打道回府。

    本以为是回国公府,当马车停在一处朱红大门的大宅子门口,仰头一看,匾额高悬,威远侯府四个字霸气锐利,可见题字之人性格也是锋芒毕露的类型。

    一路上宋承远都没再怎么说过话,到了府门口露出笑容一直耐心陪着宋臻臻到了给她安排的院子,没有入室内,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儿,吩咐杨嬷嬷照顾好宋臻臻,就就直接离开。

    “姑娘,你父亲并非不喜欢你,他是每天真的很忙,平日里一年到头回侯府时间屈指可数,国公府也就过年能回去一趟,其他时候连月夕都回不了一次。”

    听了杨嬷嬷的解释宋臻臻心情却没有丝毫好转,心里更堵得厉害了些。

    杨嬷嬷很会看人脸色,察觉刚回府的小主子情绪不高,怕说多了她更不高兴,叮嘱宋臻臻小憩片刻便退了出去。

    等房间内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宋臻臻也没心思休息,想回家的心是真的,可今天吃了饭当着宋承远这个便宜父亲的面提出来后,他突然流露出的落寞孤寂,让她心里难受得紧,这种感觉很奇妙,反正前世今生第一次有。

    今天她刚到国公府,遭到老太太的刁难,便宜爹就着急忙慌赶到了,不顾老太太心情直接将她带走,在外面吃了顿好的又送她回住的地方,行伍之人行事说话大开大合,可她能感觉到宋承远今天束手束脚,这也足以说明他对她的重视,越重视,一些行为才会越不对劲。

    还有杨嬷嬷的话,结合这些年她生活在村子里却时不时能收到便宜爹捎人送来的东西,国公府忙得一年到头回一次,自己的侯府回得时间也屈指可数,却能隔三差五给远在小村子里的女儿捎东西。

    原主五岁被送到村子里和外公外婆一起生活,她成为原主时原主已经在那个地方生活了足足五年,完全的解放天性,漫山遍野到处乐呵,如果是一个遭受过虐待的女孩儿,如何能有那般山花烂漫的性格。

    但可惜,她成为原主后没有继承原主的记忆,十岁以前的一切,她都没记忆,后续五年也只是从外公外婆拿给她的那些礼物中了解这个父亲是在意关心这个女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