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四人到座位上坐好,Tina把饭菜摆到桌子上。其实现在完全不需要吃饭,他们可以购买营养液,一袋可以维持一个人一天所需的能量,但是还是无法拒绝饭菜的味道,选择吃饭。

    蓝星喝营养液的人并不多,后来渐渐的营养液成了军部用的东西,其余人想买价格会偏高许多,一般不是外出不方便都不会去买这个东西。

    “你有空去军部那里一趟。”谢斯年大口大口吃着碗里的饭,别的不说,Tina做的饭是不错。

    “嗯。”

    现在宋锦辞还不知道自己嫁错了人,他是要嫁给蓝星的将军,傅淮桉没有这层身份到时候被爆出来会有不小的影响,现在还没有解决这件事的办法,军部只能把傅淮桉叫过去一起商量。

    按理来说让李裕泉给傅淮桉一个将军的身份就行,但是毕竟李裕泉没有这么大的权利这件事只能去联邦里面商量。

    谢斯年不觉得联邦会给傅淮桉这个身份,傅淮桉本事对联邦的威胁就不小,如果在给他一个将军的身份那只怕是傻子才能干出来的事。先不说联邦不同意,就是那几位和李裕泉不对盘的几个就肯定会否决。

    原本权利就够分,在让李裕泉带着傅淮桉去找那位要身份,那几个肯定会造反。但是,如果只是去要个挂名将军那说不定可以要到,他就不信联邦不会估计蓝星的信用程度。

    哼!联邦敢让他去联姻就应该要想好他不同意的后果,让他下次还敢乱搞!

    听这两个人的话宋锦辞也能听出这两个人下午有事,他在心中盘算着怎么开口问傅淮桉,眼眸接连闪烁了几下,吃饭也有些心不在焉。

    “怎么了?”傅淮桉看出宋锦辞有心事便出声询问。

    “我下午可以和小钰出去玩吗?”

    傅淮桉沉默了一会“嗯”了一声又继续道:“我下午找个人来接你们。”

    “好。”宋锦辞高兴的笑了,露出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

    傅淮桉心中其实是有顾虑的,一是宋锦辞对蓝星的不熟悉,就算给他一个通讯器他也不一定能顺利回到家,不过通讯器可以定位这个算小问题。但是,宋锦辞的脾性很不错,他怕宋锦辞出去容易被人拐或者被骗,而且这两个人都不像聪明的样。不过叶正新回来了,下午就让叶正新跟着他们俩。

    吃完饭四人回到沙发那坐着,傅淮桉和谢斯年坐在一边讨论事情,宋锦辞和秦钰在看电视。Tina从外面带进来一个人,身后拖着一堆箱子,一问是给宋锦辞装仓鼠用品的工人。

    两人知道是这个后又舍弃电视跟在工人身后看他怎么安装。二楼被Tina收拾出来一件空房,是专门给宋锦辞做玩具房的。按理来说一只仓鼠是用不了这么大的地方的,但是傅淮桉给这个房间选了两个景色,一个房间直接被隔成两部分。

    一半属于温馨小窝,一半属于野外景,还特地铺上了一层草地。两只鼠对这些新奇的很,直接变个身就跑进去,因为宋锦辞的体型较小的原因是趴在秦钰的尾巴上被秦钰带着跑进去的。

    两个小家伙站在草地上看着工人把一个树立在房间里,等他安装好后直接一骨碌爬上去,两只小家伙做到树枝上看着下方忙碌的工人以及站在一旁的Tina,进来的时候工人看到秦钰了,但是没有看见他,但是不知道Tina有没有发现他。

    宋锦辞小心翼翼的往树梢那挪动,四只爪子牢牢地抓住树枝停在Tina的上方,开口叫Tina是不可能的,他现在没法说话,但是手上也没有东西也有引起她的注意,宋锦辞转头看着秦钰像他求助。

    秦钰抬手摘了一片叶子跑到宋锦辞那,把叶子递给他后又跑回原位,没办法,他的红色有点显眼,为了不暴露宋锦辞只能把跑到里面躲着。

    宋锦辞抓住树叶的茎举到Tina的上方爪子一松,树叶就这样斜着飘过,从Tina的面前落下渐渐向前飘,完全远离的Tina。等到树叶落到地上Tina都没有任何反应。

    宋锦辞:……不是没风吗?为什么树叶还是飘了?

    最后工人见到落在地上的叶子直接捡起来埋到土里后继续改造这间屋子,两个小家伙傻眼般的站在树上,丝毫不理解这是为什么。

    这里不好玩,两人得到这里结论后就跑出去了,秦钰带着宋锦辞跑下楼跳到茶机上,宋锦辞从秦钰的大尾巴上爬下来站在傅淮桉的面前,傅淮桉直接让他站在自己的手心里,另一手慢慢抚摸宋锦辞的后背。

    谢斯年见傅淮桉摸的这么上瘾目光移到秦钰的身上,秦钰对上谢斯年的视线往后退了两步,这个眼神有点奇怪。

    “你去玩,我给你钱,你给我摸摸。”

    钱!他现在确实身无分文,但是他是钱舍弃自己身体的人吗?他是!识时务者为俊杰,他懂!

    于是,秦钰很没尊严的自己跳到谢斯年的怀里,谢斯年一乐直接把手放到那个蓬松的大尾巴上就开始撸。宋锦辞睁大自己的小豆眼看着两人一动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