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章 暧昧

    “没事,偶尔换换口味。”洛景文语气轻松,又似笑非笑看着他,“不会是舍不得吧?”

    他都说到这份上了。

    陆沉一脸心疼的点了半打啤酒。

    洛景文脸上的笑一阵放大,被他逗乐了,却听陆沉又说了句,“是你非要点的,那你不能浪费,一会儿得全喝完了。”

    洛景文笑一下没了。

    看他不笑了,陆沉却笑了。

    于是在洛景文赏脸吃了一串素菜后,又硬着头皮在少年灼灼目光下,一瓶又一瓶的将劣制啤酒灌下肚,人已经不适,却还强装着淡定。

    让一边的顾荣看得捏了把汗,想过来帮忙,却让他一个眼神制止了。

    “喝啊,喝不完不算男人。”

    陆沉慢慢啃着鸡爪子,眼睛却直盯着洛景文,男人俊脸泛红,眼镜也扔到了桌上,黑发颓废的垂了下来,眸中泛着水雾,眼尾微红,不复清明,却竟有些不符身份的诱惑媚态。

    陆沉眼神黯了黯,本要给他倒酒的手握紧了瓶。

    收回了手,“算了,喝不下就别喝了。”

    “不行。”洛景文扯了扯领子,瞪着陆沉,“我要喝。”

    他没有酗酒的习惯,也没人敢强灌他酒,所以他酒量不算好。即使是这样的劣制啤酒,四瓶下肚也让他醉了,肚子还撑得很。

    可他都说喝不完不算男人。

    醉死也得喝。

    洛景文伸手要拿酒,陆沉却紧抓住不放。

    看着他道,“别喝了。”

    洛景文皱眉想夺,陆沉一甩手砸了酒瓶,叫了老板:“结帐。”

    洛景文楞楞看着他。

    好一会儿,忽的笑了,“小东西,莫不是心疼我了?”

    陆沉没好气瞪了他一眼,结帐后扶起醉鬼就走。洛景文顺势一手搭在他肩膀借力。后面顾荣拿着外套赶紧跟上,一手抹抹额上的汗,二爷也太纵容这小鬼了,不能喝干嘛非喝,还好这小鬼懂事。

    眼看快到车边,洛景文忽的站住不动。

    “怎么?”陆沉看了他一眼。

    洛景文紧蹙眉头,表情难受,贴陆沉耳边道,“喝多了,需要纾解。”

    他嘴里呼出的热气,喷在耳边让陆沉抖了下,他面色如常,快速看了四周一眼,这附近没有公厕,他想了想,指了指一边黑暗的巷子,“要不你去那里面解决一下?”

    洛景文往他指的方向看了眼。

    俊雅斯文的脸瞬间龟裂,语气带着恼意,“狗才在路边撒尿呢!小东西你是不是故意想让我出丑?你不是住附近?去你家……”

    陆沉好笑,他真是想多了。

    但对于他醉了依然保持了礼仪,没有失态耍疯,还是多了份好感。

    陆沉便带了洛景文回家。

    在陆倾一脸惊讶中,拎着人去了洗手间,洛景文出来后,陆沉本来立刻就要赶人走,结果醉瘫的男人直接倒在小客厅沙发上,竟是秒睡了。

    “小陆先生,要不就让二爷睡你这吧。”顾荣见主人睡着了,看向陆沉,“给你添麻烦了,明早我再来接他。”

    说着,他含笑退出了房。

    “喂!”陆沉想叫住他,顾荣已经跑下楼去了。

    “哥,你怎么跟他在一起?”陆倾一脸八卦,先凑过去看了眼醉鬼,又抓着陆沉好奇问,“还把人弄家里来了,你想对他干嘛?”

    我能对他干嘛?

    陆沉无语,拍拍她头,“去睡觉,不用管他。”

    陆倾乖乖进了屋,却偷偷扒在门口往外看。

    “早知道就不让你喝酒了……”陆沉双臂环胸,看着霸占沙发的男人,又低头轻拍拍他发红的脸,不管他听不听得见,只小声警告,“不准吐,要是敢弄脏我的新沙发,我就把你从窗子扔下去……吐地板也不行……”

    “热……”洛景文含糊呢喃着。

    酒精让身体持续的感到燥热,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无意识的去解扣子,露出小片胸膛。

    “我妹在家,不准脱。”陆沉将他扯开的扣子又系了回去,洛景文难受的想拉开他的手,固执的想要解扣子,陆沉牢牢禁锢着,让他挣脱不开。

    两人的拉扯,让洛景文迷糊的睁开了眼。

    发现陆沉正抓着他手,整个身躯几乎压在他身上,他问了句,“小东西,你想对我做什么?”

    “让你规矩点。你以为我要对你做什么?”陆沉俯下身,小声警告,“穿好你的衣服,要让我妹看见不该看见的,我宰了你……”

    洛景文很配合:“嗯。”

    只给你看。

    陆沉满意点头,扔了条薄毯在他身上。

    次日陆沉起床时,客厅里的男人已经离去了,陆沉也没放在心上,随便弄了份早餐吃了就上工去了。中午的时候,陆沉接到个陌生电话,他随意的问了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