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学书屋 > 武侠修真 > 暴君他绑定了读心术 > 第675章 最憋屈的皇帝

第675章 最憋屈的皇帝

    另一头,屋院外头。

    司玲珑几乎半张脸贴在墙上听着里头的动静,赫连越站在她身后,注意着不叫里面的人发现任何动静。

    白芊芊的声音没有刻意压低,赫连越哪怕不贴着墙也能听得一清二楚。

    对于白芊芊张口闭口喊***同样不喜,但他也清楚,若换做寻常的白芊芊,她不可能会这样说话。

    如今这般尖锐模样,只能是五石散的影响。

    司玲珑倒是没有里头的人在骂自己的自觉,自顾听得津津有味,间或杏眸圆瞪,一副不得了的表情。

    和赫连越想的一样,司玲珑也猜到眼前的白芊芊明显是受了五石散的影响。

    心下悻悻然,扭头无声看向旁边的阿越。

    【你看,如果你没躲过白芊芊的「算计」,现在变成这个样子的就是你了。】

    司玲珑想象着阿越暴虐尖锐的状态,身子猛一哆嗦。

    【不行,我接受不了你变成这种样子。】

    赫连越扫她一眼,不能说话训她,只伸手轻轻在她脑壳上敲了一记。

    别整日瞎捉摸有的没的。

    他死也不可能变成那副样子。

    屋内,赫连拓正陷入一种不管说不说话都是错的两难境地。

    不管他闭嘴,还是张口让她冷静,眼前的白芊芊都有话堵他,甚至语气愈发尖锐起来,只一点点的蛛丝马迹,她便揪着不放,整个人更是不见平日里的半点温存,变得郁躁不堪。

    「司玲珑,***,她为什么什么都要和我抢。」

    「我哪里比不上她,为什么连你也要这样对我?」

    「她勾引了皇上不够,还来勾引你,活该她这辈子再也没办法生孩子!她就该一辈子老死宫中,无子送终……」

    白芊芊越骂越难听,明知这样的话一定会叫赫连拓不喜,却偏偏停不下来,直到她骂出最后一句,赫连拓的脸色终于沉了下来。

    「够了!」

    他一伸手便将她一把甩开,指着她便低声呵斥,「你看看你如今是什么样子?」

    赫连拓听不得那样的话,却也不能真的在这里跟白芊芊吵起来,只能压抑着火气,压沉了声道,

    「你怕是酒喝多糊涂了,今日不适合再说话,过两日我再寻机会来看你。」

    赫连拓想来想去,能让白芊芊性情变化如此大的,只能是喝多了。

    沉着脸说完话,便要转身离开。

    白芊芊见他转身,却是不甘心地再次扑过去从背后抱住他。

    「不要,你不许走,你是不是着急回去见那个***?」

    赫连拓听着她毫无逻辑的话眉心狠狠一跳,只觉得她魔怔了,还要将人推开往外走,然而他越是要走,就越是扯动白芊芊敏感到极点的心弦,更是拉扯着他不肯松开。

    「我不许,不许你走,你若是敢离开,我便大声喊人!」白芊芊说着,眼底慢慢浮现几分疯狂,须臾间,又想到了个好主意,

    「我受够了这种偷偷摸摸的日子,世子,我们直接坦白吧,我们去找皇上坦白我们的关系,我要跟你在一起,我要做你的世子妃……」

    赫连拓:……Z.br>

    赫连拓觉得白芊芊这不只是魔怔了,她是疯了!

    屋外偷听的两人同样听得目瞪口呆,怎么也没想到白芊芊会被五石散影响得这么疯。

    她,

    她居然打算自爆!

    这一瞬间,司玲珑和赫连越心底的惊忧竟然不比里头的赫连拓本人少。

    因为这个秘密,赫连越从未打算揭穿。

    毕竟一旦揭穿,以两人私通的罪责必须得赐死,然而赐死容易,但男女主一死,这个世界必然崩塌。

    否则他们何须顾虑到今天也没动两人?

    赫连越一张脸黑得不像样。

    他这个当事人,忍受着被背叛的耻辱,这么长时间一直压抑着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结果他放过了他们,他们却想自爆!!

    赫连越从来没有一刻那么恨不得掐死白芊芊。

    早知道他不该给她喂五石散,应该直接给她喂毒药。

    如今她发疯了,自己还得想办法阻止她发疯。

    更甚者,他还得主动设法帮着这对狗男女掩饰……

    有史以来,怕是再没有比他更憋屈的皇帝了!

    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