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第二十三章

    夜色渐深,皇帝寝殿中,皇帝正在处理着公务,而皇后在一旁静静地陪着,一副岁月静好的模样。

    随着皇帝合上那最后一份文件,皇后屏退了站在旁边的侍从们,轻轻捏着皇帝酸痛的肩膀,提起,“陛下,听说茶茶昨晚来找你了?”

    皇帝拿茶杯的手一顿,有些于心不忍,“哭了一晚上,眼睛都肿了。”

    皇后不屑的嗤笑了一声,“你心疼了?”

    皇帝的眼睛一眯,望向皇后,语气加重了些,“现在颜沐白也出事了,连带着茶茶也不会好过,皇后,你满意了?”

    皇后脸上的笑容凝固在了那一瞬间,她深吸了一口气,“你这可就误会我了,我哪能想到颜沐白会做出这种事来?她一个刚刚毕业的学生竟然都学会贪污了,也许是颜家将她教的太好了吧。”

    “这件事你真的不知情?”

    皇后随意的拨弄着自己的发丝,“我又不是她本人,怎么会知道她想做什么?”

    皇帝点了点头,目光炯炯地看着皇后,“皇后,丢失的是前线的军需,你最好没在其中参与什么。”

    皇后做到了皇帝对面的位置,拉着皇帝的手,“陛下,夫妻多年,你还不懂我吗?我哪有那么大的权力?而且我也没,没动机这么做啊。”

    皇后的话音越来越弱,皇帝也不是傻子,安抚道:“我知道你是想帮助颜成煜,但是颜家也不一定要他来继承不是?”

    皇后甩开了皇帝的手站了起来,长长的裙摆拖了一地,“可是颜成煜跟轩儿从小一起长大,扶持他也就是扶持轩儿啊。陛下,陛下你难道不是这么想的吗?”

    “轩儿接任我的位置还早,不必那么早就为他铺路,皇后你这么着急是想做什么?”

    “我这不是想让孩子们更容易些吗?况且洛白茶爬得高自然就摔得重,当初庆功宴上主动撩拨的也是她自己。”

    皇帝站起来朝皇后走去,质问道:“所以那批军需到底跟颜沐白有没有关系,皇后?”

    “你问我我问谁去啊?”皇后的情绪激动了起来,“我就想不明白了,亲生的儿女你不管,不让拉帮结派是不想让他们血肉相残我理解。你为什么对洛白茶一个外人这么好,就连婚姻也给她这么大的依靠?”

    皇帝呵斥道:“茶茶不是外人,你越来越口无遮拦了。这话能乱说吗?被人听到怎么办?”

    皇后见皇帝彻底变了脸色,刚刚争吵的气势也削弱了几分,“陛下我不参与政治就是了。只不过……你也不能将权力都给茶茶啊,什么好处都是她一个人占了。”

    “你觉得我给茶茶的很多?”

    皇后点了点头,抓住机会将连日来心中的焦躁说出了口,“颜沐白执掌第三军团,你都没将军团交给过轩儿或者淇淇,是否太不公平了些?而且皇位都要给外人了,我还有什么好怕的?当时我让你给洛白茶找个纨绔的Alpha你不愿意,非得配给颜沐白。你就不担心她们造反吗?”

    “茶茶从小是我们养大的,你还不了解她?她一个Omega最终的归宿就是成婚,我难道不应该好好为她打算一下?”

    皇后点了点头,冷笑道:“洛白茶最好的东西早就被你毁了,当初她父母死的时候,我可没见你有半分怜悯,怎么如今想要忏悔了?”

    皇帝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一双眼狠狠地盯着皇后,“我让你闭嘴你没听到吗?”

    “怎么,你后悔了,想要补偿?”皇后的双周覆上了皇帝双肩,轻声道:“陛下可别忘了,原本名正言顺的嫡公主,就是洛白茶。是你亲手毁了那一切,你就算想要补偿,也永远都弥补不了了。”

    皇帝手上的青筋凸起,猛地推开皇后。在位多年他已经许久未这么失态过,指着门口道:“我今晚不想再见到你。”

    皇后见状也没有讨饶,干脆也气冲冲的走了出去。

    殿门外,恰好就遇到了闲逛的洛白茶,“母后这是跟父皇吵架了?”

    皇后的脸色阴沉着,“还不是为了帮你跟你的颜上将求情?”

    洛白茶跑上来挽住皇后的手臂,紧张的试探道:“那父皇那里怎么说?”

    “放心。”皇后思索了片刻,拍了拍洛白茶的手,脸上挤出一抹笑意,“母后会接着帮你劝说你父皇的。”

    洛白茶亲昵的撒着娇,“母后最好了!”

    皇后安抚地拍拍洛白茶的背,“我有些头疼,就先回去了,你的事你父皇正在考虑。”

    “需要我送你吗?”

    “不用,你也早些回去吧。”

    送走皇后以后,洛白茶站在原地望向不远处皇帝的寝宫,摇了摇头。观皇后的神情与皇帝是闹了矛盾,而最近也没发生其他什么事,矛盾源头看来就是她的事情。

    皇后一心袒护自己的子女和亲侄子,哪会去帮她?

    说明她昨晚的哭诉还是有效的,让皇帝心软了几分,至少也给皇后找了点不痛快